星际动物园

    《星际动物园》

    踢踏舞视频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帅彪正看的津津有味,有仙王,有仙尊,还是二万五千年前,那与长生不老没啥区别了,能活那么久真好呀!

      “爷爷以前是个秃子,真好笑。可他几年前不秃顶了,头发是怎么长出来的?”帅彪好奇想知道答案。

      突然,识海里的书信字迹渐渐模糊,帅彪感到乏累不堪,原来是他刚入筑基境修为尚浅,自然灵识外放时间有限。

      帅彪一声短叹:“这玩意还要充电呀?哪里能买到匹配的充电宝?”

      他不再胡思乱想,修真没有捷径,又凝神静气运转《龙虎双灵诀》吸收炼化灵气,好灵识外放继续了解爷爷的历史,感觉挺好玩的让人欲罢不能释手。

      幸好今天不上学,又修炼二个时辰感觉可以灵识外放了,握住玉简继续看书信。

      玉简的阵纹很人性化,即使灵识消失了,仍可以自动存档,这要再从头开始阅读,帅彪可要完犊子了。

      书接上文:

      仙王帅破天急忙回道:“尊敬的龙仙尊,蹦出的大球属下甚是好奇,然它是啥玩意?又来自何方?”

      四大仙尊齐拍脑门,大意了,立马仙体挪移神识传音吩咐属下速来支援,一边快速推衍“地灵球”的轨迹来向,身影一闪而去。

      “咯…咯…”

      三长老打几个酒咯不讲了,酒瘾上来必须喝上几百斤解馋。

      九长老龙木兰最恨关键时刻留悬念吊胃口之人。

      帅彪和奶奶的心情是一样一样的,仙尊去了哪里?又做了什么?值得期待呀!

      三长老喝大酒睡大觉,呼噜声震天。

      九长老旁边听着生气,心里将老酒鬼阉了三十遍,撒袋大粒盐弄醒再阉四十遍。

      帅破天心里苦恼自己老大不小了还没媳妇,没媳妇就没儿子,没儿子就没孙子,没孙子那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此刻美酒入口不是滋味,这差事太无聊又耽误找媳妇。

      先天宝器“衡祖之杖”能量恢复全满需要五千年,释放源灵之力一千年才能使九灵十方玄天阵能量达到满级。

      “咕咚咚……”

      三长老牛饮鲸吞酒葫芦扔满地,靠喝酒讲故事看美女渡过千年时光。

      同时九长老也不能离开,一起守护金光棍就是“衡祖之杖”一千年。

      那玩意万一坏了就坏了没地方修,但二人必须上报四大仙尊尊定夺善后。

      四霞大陆悬空隐匿于北斗七星阵之上,九灵十方玄天阵掌控整个星域,决定亿万万生灵死活,此阵法传承自悠远仙族玄之又玄。

      月色撩人美人相伴,许多仙神狗友羡慕嫉妒帅破天揽个好活,可他的郁闷忧愁别人不知道。

      “啪啪啪”

      三长老发型还是老发型,拍着脑壳撸了撸秃顶上几缕长发,发型不能乱了。

      闭目静修的龙大美女近在咫尺,他只能怨天怨地恨自己没本事将母老虎当宠物猫养起来。

      九长老是仙王五重天强者,比三长老仙王四重天强大太多,又有先天灵根即使入门较晚境界却超过三长老,如今的帅破天只能仰望龙木兰小蛮腰的玲珑曲线了。

      龙仙王为解闷没话搭话道:“三毛长老,才过去八十年你还剩几壶老酒?”

      帅破天一喜:“呦,九妹好雅兴!”

      从空间戒子取出贴着黄灿灿符篆的七彩酒葫芦,大方送到龙木兰手里。

      仙酒’桃花恋尘酿’用蟠桃树八百年才成熟的三个桃子酿成精华,喝一口可感悟天地大道,玄妙无穷。

      龙仙王当做没听见,调侃,道:“传闻有个老头坏的很,用嫁接桃子骗小姑娘功法反被骗一本剑诀,难能可贵三长老聪明绝顶一改套路把果子酿成酒,被骗几葫芦酒还剩几葫芦酒?”

      三长老憨笑一声掩饰尴尬,回道:“那些年好酒如命,再加上帮助小姑娘领悟大道,现在只剩百八十酒葫芦了。”

      半秃头三长老帅破天和秃头仙王猪八叶是酒友。

      一次喝多了了了出去陈年囧事,咋还长翅膀飞到龙仙王耳朵里,以后秃子遇到半秃子估计要大出血。

      呵呵!

      “吃亏是福,年少轻狂少不更事,事不利己,己所不欲,预料不到,到处丢人现眼了。”三长老脸皮厚着呢,盯着九长老的杏眼主动承认错误。

      龙木兰口舌伶俐,看三长老可怜兮兮的样子不好意思再往伤口上撒盐。

      可她好奇,蟠桃嫁接的果子也是天才地宝,酿成的酒啥味?

      好奇之余用神识激活了酒葫芦嘴上的符篆,想闻闻酒的味道。

      “乓”

      酒葫芦塞子化作一道流光冲天而去焰火闪耀,夜空中出现一簇簇娇红玫瑰,满天星光簇拥景致美不胜收温馨情暖。

      小姑娘哪有不喜欢鲜花不喜欢浪漫的?

      九长老龙木兰亦不例外,喜欢的不要不要的,心性所致真情流露,媚眼迷离,俏脸粉蕴不再高冷凝霜。

      龙木兰沉醉于月空中的烟花蜜意,燕语莺歌道:“好漂亮耶!”

      小家碧玉温婉可人之态萌翻了帅仙王,酒葫芦口偏离嘴角,美酒左耳出右耳冒而不自知。

      此刻三长老酒不醉人人自醉,醉心烙印难拂去,雄心万丈才华来,难以抑制吟诗舞剑之心。

      仙王帅破天履踏虚空,仙剑在手斜垂指地,明月流光萦绕仙躯,玉树临风威武不凡,几缕落发随剑气飘逸,也担当得起“帅”这个字。

      龙木兰小心肝一跳,心驰神往道侣当如是,可惜可叹他酒鬼附身难成大器。

      仙剑飞舞龙吟惊凤,三长老威风八面手掐醉剑决一剑一吟唱:“仙剑在手酒量我有,美女当前咸盐也甜。”

      “哐!”

      龙仙王红唇微张小心肝差点崩碎带着血丝吐出来,那货看着像王者实际啥也不是辣眼睛,她气愤的抛出酒葫芦,落地砸出一个大坑。

      美女撸胳膊挽袖子要发飙冲上去揍他个登徒子,没文化大老憨装啥文化读书狼。

      帅仙王被响声扰心收剑傲立,撸了三次秃脑壳几缕发丝臭美了一刻,大声安慰自己道:“刚才气势差点,才子配佳人,霸气最灵光,这次完美无双。”

      “呲啦!”

      龙仙王怒极而笑用力过猛把衣服上身和袖子撕破了,急忙顿住暴走娇躯。

      不可能的事发生了,龙木兰一瞬间惊为天人忘了遮掩香肩。

      “嗒嗒嗒......”

      灵气化雨湮灭尘埃,漫天剑影拖曳灵雨滴石穿冰,又如飞瀑流泉,又如万星龚月。

      剑是三长老的剑,剑意有尊者之形,可斩天地魑魅魍魉。

      帅仙王一剑一吟唱:“破天一滴血,魔神万剑穿,龙涎碧仙酿,醉酒御冥王。”

      真情流露,内心所追求的霸气人生就是:“铿锵铁马,将军冲锋陷阵,吾不惧百万天兵可擒王斩将。”

      龙木兰满眼小星星,有点崇拜面前的三长老,估计让他打龟仙尊二巴掌这货都敢去,太特么的自信,更是自恋狂魔。

      帅破天吟唱豪气千云,四句打油诗不合仄不押韵,龙木兰却在诗情剑意中体悟一个酒鬼,不,是一位仙王“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的战意与不羁浪荡天下,快意人生的真性情。

      龙木兰春心萌动,海水要用盆崴,骑驴的也可能是王子,这头驴日后就是白马,潜力马。

      “呀忒!

      龙妹妹看仔细了,破天漏雨剑第八式‘云雨封天’。”

      帅破天仙体潜龙出渊一瞬千里,剑气氤氲星光缭绕,邀明月御剑银河荡落九天。

      “我靠!”

      帅彪举起双手给爷爷点了二个赞。

      为啥?

      有彩色插图,还是立体影像,爷爷剑指九天一剑出,那画面还能循环播放。

      帅彪被那一剑之威吓个半死,喃喃道:“爷爷没娶奶奶前太强壮,真霸气!”

      剑光如月环食闪现,虚空明暗辉映。

      “好强!”

      龙木兰铭心自问化解不了那一剑,但自傲的心又不服输喃喃自语道:“嘚瑟什么,三毛子未必能接下本姑娘‘木兰花千变’终极一剑。”

      帅仙王放完大招神清气爽,捋捋发丝恢复好发型,缓缓飘落美女近前,自信很潇洒。

      特么的瞬间鼻血喷涌,一到关键时刻酒鬼就扑街,色胆包天是病,病入膏肓医不好了。

      哼!

      “没见过女人?再看把你打天洞去受冷风吹,光棍护法不服来战?”

      龙木兰刚刚在想如何破解那一剑招,此时慌忙捂着白嫩香肩红着脸吓唬三长老。

      “龙妹妹不要误会,本座的优点脸皮厚,唯一短板功力没妹妹深厚,因为强力爆发剑意受了内伤,血不敢喷你脸上,一时控制不住就从鼻子里流出来了。”

      帅破天捂着脸到旁边装作疗伤,一个大男人绝对不能承认流鼻血了。

      鼻血横流,他感觉自己要突破了,心里,道:“这也太诡秘了吧!再流几大盆鼻血会不会进阶到仙尊境?”

      龙木兰心中得意,道:“还是本姑娘厉害,一个眼神吓得他鼻血横流。”

      她小女子一个,从没遇到这么浪漫的事。

      玫瑰烟花雨,诗情画意,仙剑柔情,月环美戒,美酒月光杯,一个酒鬼将其演绎的完美无缺。

      “酒呢?”

      这个呆子大脑缺弦做事不太完美。

      三长老多了一个擦鼻血流程,急忙加快挪移速度,将盛满桃酒的琉璃盏送到龙木兰手里。

      他不可能用酒葫芦,那物不容于此情此景。

      七彩琉璃盏仙酿飞霞,人面桃花相映红,龙木兰意乱情迷,芳心暗许。

      举杯邀明月,盏盏添柔情,三长老与九长老对酒当歌,双剑合璧,岁月有情,情浓酒浓,酒后无德,乱了性情。

      仙王帅破天怀拥娇妻铁汉柔情,九长老小鸟依人绝世仙容。

      岁月流转,春宵苦短,千年已近,半秃三长老秃顶长满发丝,红光满面尽显霸气,晋升仙王五重巅峰境。

      “有个漂亮妹子他自信呀!”

      “衡祖之杖”释放灵能完毕,可保九灵十方玄天阵运行五千年无忧。

      金光一闪缥缈于虚空,金光棍投射两轮旋绕毂盘笼聚十方微尘,再次爆闪金光化形三尺,被龙木兰收于掌中。

      “又放焰火,不太好吧!”帅破天心中甚虚,真的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