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弃少

    《第一弃少》

    自己吃的垃圾哪有扔回来的道理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冰寒!

      伤痛!

      乃至无尽的黑暗!

      时光悠悠,不知过了多久,封亦蓦地一下睁开了眼。

      直到眼中神采汇聚,看清了所处的屋顶乃是通天峰那熟悉的居处,方才放松下来。意识到先前的无尽冰寒、伤痛与黑暗,都不过是一场噩梦罢了。

      “咔嗤咔嗤——”

      一个熟悉的咀嚼声,吸引了封亦的注意力。

      他偏过头,只见榻下有个熟悉的黑白身影靠着榻坐在地上,爪子上握着鲜嫩竹笋,正自吃得香甜。那一双耳朵随着她咀嚼食物不是动一下,引得人十分想要去捏。

      他这般想,也这般伸手去做。

      然伸手过去,那滚滚好似被吓了一跳那般浑身一抖,前爪上的竹笋都掉落,猛地回头正对上封亦的脸。滚滚漆黑的圆眼盯着他看了一阵,哼唧一声,算是打了招呼。随即回转身去,继续捡起竹笋开吃。

      “呵呵呵~”

      封亦笑了,伸手在她脑袋上薅了一把,顿时大为满足。

      嘎吱~

      门扉开合,走进一人。

      封亦见到那人,连忙从榻上坐起,便欲行礼。来人正是商正梁,他浑不在意地摆摆手,道:“俗礼都免了罢,你醒了就好!手伸过来——”

      商正梁握住封亦手腕,细细探了一番其内里经脉,松了口气:“放心吧,没受什么大伤,也是万幸。”

      “师父,”封亦到了此时,神智终于复原,也记起那场大试来,“弟子胜了齐昊师兄,是吗?”

      商正梁只道弟子因为取胜而激动,且难以置信,故此没有多想,点点头道:“不错,昨日那场比试,你的确是胜了。”

      昨日?

      封亦惊讶地抬起头,追问道:“师父,弟子昏睡了一整日吗?”得到商正梁肯定答复之后,封亦有些惊讶与怅然,他连忙又问:“请问师父,昨日大试,是哪几人取得了比试胜利呢?”

      说起这个,商正梁顿时神情古怪,隐隐似有不忿。

      “呵,昨日大试取胜之人么?”商正梁只片刻便平复心境,摇了摇头,叹道,“除了你之外,另外三人分别是小竹峰陆雪琪、风回峰曾书书以及大竹峰张小凡!”

      唔,还是那命运中的三个人!

      封亦沉吟。

      唯一变化的,竟是原本轨迹里修为最高的齐昊,还是由他亲自施与的变化!

      ——自己居然,当真胜过了齐昊!

      虽说封亦自己仍自记得当时的情形,也从师父口中获得了准信,然此刻再回想之时,仍然觉得隐隐失真。

      “昨日大试前四便已经决出,因为你伤重昏迷,掌门师兄特地将比试推迟了一日。你今日虽说醒来,可还能运转真诀、御使神通?”

      商正梁见封亦尝试,又补充了一句:“若是不能,不要强求!”

      封亦点点头,便在那床榻上运起“太极玄清道”。

      真元滚滚,犹如温暖的细流在经脉里奔涌。随着周天运转,封亦原本低迷的气息渐渐稳固,一瞬的威势迸发之后,随即又在他掌控之下隐匿,显出绝强的修为掌控之力。

      封亦睁开了眼。

      “师父放心,弟子尚能一战!”

      商正梁点头,起身欲走,不放心地又叮嘱了一句:“不要逞强!”

      封亦心中一热,也重重地点了点头。

      待商正梁离去,封亦收拾片刻,也出了房间。房间外早站满了朝阳峰的弟子,他们见到封亦出来,一个个都露出亲切自豪的神情,与他打起招呼。须知朝阳一脉,今次算是扬眉吐气!

      昨日一战,朝阳峰竟力压除了长门之外声势最盛的龙首峰一头,胜了齐昊,跻身大比前四!

      如此好成绩,如何不让朝阳弟子振奋自豪!

      封亦一一与诸位师兄回应。

      少倾,他与一众师兄为伴,一齐往云海广场而去。徐明挤了过来,道:“你的伤怎么样?实在不行的话,今日就认输吧!”

      封亦故作惊讶:“师兄,你竟叫我认输啊?”

      徐明瞪他一眼,以避着左右的神情那般压低声音道:“你昨日胜了齐昊,在整个青云也是风头无两,还争个什么?若是因此伤了自身修道根基,岂非因小失大,悔之不及!”

      封亦心中触动,感觉到徐明关切之意,也不再说笑,正色道:“师兄放心,若事不可为,我定不会逞强的!”

      不多时,众人来到云海广场。

      那广场上,眼下只剩两座擂台。

      待众人聚齐,广场上响过一阵钟磬齐鸣之后,道玄真人与苍松道人站上了擂台。与此同时,封亦接到传信,与其他晋级前四的三人一道上了擂台,便站在道玄与苍松之后,依次并排。

      台下,近千各脉弟子围在一处,前排坐的都是一应长老。

      封亦望着台下众人,心境颇为奇妙。一开始还有些恍惚,渐渐地却感觉到一些亲切来。有的时候,知晓“命运”未必是一件好事。便如封亦自己,入青云门多年,用了许多时间方才真正融入到朝阳峰一脉,堪破“识障”悟透玄妙。

      可那也仅是对于朝阳峰而已。

      整个青云,乃是整个神州浩土,对于封亦而言其实都有些陌生乃至疏离。

      他虽也跟随师父修行,却始终有一种“虽在此山中,却非此山人”的割裂感。直到此时,以大试前四的身份站在青云千余弟子面前,封亦恍惚之余也由衷地感觉到一阵踏实安心。

      原来自己并不是旁观一场既定命运的传奇,更是能够参与且创造“传奇”的!

      道玄真人目光从四人身上看了一眼,露出温和微笑,转过身来对台下道:“诸位,到昨日为止,七脉会武已经决出了前四之人。他们天资过人,道法精深,俱是我青云门中的精英,担负着日后光大青云一门的重任——”

      正在此时,台下弟子里不知何处传来“噗哧”一笑。片刻后,青云弟子齐齐爆发出一阵哄笑。

      道玄真人眉头一皱,下意识瞄了眼身后的张小凡。

      封亦也注意到众人目光异样,随之一道,落在了张小凡身上。他回想起诸般缘由,也不由得觉得好笑。其实以张小凡本身的实力,虽说会艰难一些,可当真下场比试,单凭法宝“噬魂”,此时能胜他的也不多。

      可偏偏天意弄人,叫他一路机会没费什么劲儿,运气好到叫人妒忌。难怪此时道玄真人称赞“精英”时,会惹来众人发笑。

      时苍松道人神情一冷,踏前一步将众弟子的哄笑止住。

      “掌门师兄,请!”

      道玄真人面带微笑,却失了说话的兴致,摇摇头道:“师弟,还是你来吧。”

      苍松点点头,站到擂台前方,朗声道:“今日比试,由小竹峰陆雪琪对阵大竹峰张小凡,朝阳峰封亦对阵风回峰曾书书,比试即刻开始!”

      因为耽搁了一日,今日的比试没有耽搁,立刻开启。

      封亦只来得及与张小凡点点头,便算招呼,旋即走向擂台。离开时,封亦注意到张小凡今日的情况有些不对劲,回想了一下原本的情形,一时明白过来,叹了口气。

      “封师兄,没想到今日是你我对阵呐。”

      封亦与曾书书一道下擂台,一道走向另外一座擂台。途中自是相互问候闲聊。封亦倒猜过会与曾书书做对手,故此笑了笑,故意道:“曾师兄少倾可得手下留情啊,咱昨日受的伤,今日还分毫没好呢!”

      曾书书眼睛一翻,白了他一眼,道:“得了吧!商师叔肯放你参赛,便知你伤势应无大碍!你那些剑招,一招狠过一招,一会儿上了擂台可别一剑把我给劈了才是!”

      封亦失笑,倒没在反驳,他本身便还有再战之力。

      曾书书见他不说话,一时明白被自己说中,叹道:“唉,怎么我就遇上你了呢?要是换一个对手的话——”

      封亦眉头一挑:“原来曾师兄想与那位陆师妹交手?”

      曾书书摇了摇头,嘿嘿地怪笑道:“陆师妹修为高深,我可没信心便能赢她,甚至输的概率占了多数。其实,我倒是很想与张师弟较量较量!”

      封亦古怪地盯他一眼,难道你以为张小凡便是好惹的?

      也没多言,只摇了摇头,顺着他的话道:“那要不师兄与监察长老说说,咱们与张师弟换一换?”

      曾书书见此无言,道:“说笑便罢了,我要当真去说,岂不得被我爹揍死!哎,我说,咱们也算这么熟悉了,要不咱们也别‘师兄、师兄’地称呼,我叫你名字,你也可以直接叫我书书——咳?”

      话没出口,曾书书便意识到不妥,连忙止住。

      封亦眼带笑意,看着他:“你那名字,我可不想直接叫,总感觉被你占了便宜去!”

      曾书书苦笑:“这事儿得怪我爹!原本我叫‘曾英雄’,多威武的名字啊,偏我爹见我喜欢看书,便将名字改成了‘曾书书’,成了一声笑柄!”

      封亦拍拍他肩膀,安慰道:“师兄节哀!”

      曾书书瞪大眼,惊道:“喂!只是名字而已,怎么也到不了‘节哀’这样的程度吧?”

      “别说了,擂台到了!”

      封亦回身对他说了声“请”,便身形一纵,竟是当先落向擂台。曾书书嘴角抽了抽,说好的“请”呢?怎么反倒自己先请了!怀着有些郁闷的表情,曾书书也飞身而起,轻捷自如地上了擂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