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长生当铺

    《我有一座长生当铺》

    薇薇安和薇薇亚的决心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原倾璃已经摆出了战斗的姿势:“少跟他们两个废话,偷盗同门,丢尽了他们青剑派的脸,明儿……”

      原倾璃也打了一个酒嗝,上官流霆心里憋着笑,听她继续道:“明儿上报坛主,看青剑派到底是谁指使的,来偷我师弟的灵兽……还……还试图用傀儡符这种不许用在同门身上的肮脏东西!”

      青剑派的两个高阶弟子一听,赶紧跪地求饶:“求敕封派的师兄师姐师弟放过我们一马,我们真是脂油蒙了心窍,的的确确是对师弟的灵兽太好奇了,并不是想偷,就想抓回去研究研究。”

      这两个人哪敢说出是凌风指使的,到时候凌风是掌门最得意的弟子,自然相安无事。

      这哥俩可就保不准被踢出门墙,自谋生路去了。

      “研究研究?你们两个糊弄鬼呢?要想我们放过你也行,陪我们运动运动解解酒吧。师兄师姐,你们玩过踢毽子吗?”

      欧阳熏心领神会,揪着两个人的脖领子把他们揪到了房间外面。

      跟上官流霆和原倾璃站成了一个三角形,用脚尖勾起一个青剑派的弟子借着酒劲催动真气,硬生生地把他整个踢到半空中朝上官流霆踹了过去:“师弟!接着!”

      “好咧!”上官流霆摩拳擦掌,抬起右腿等着那个弟子像抛物线一样落到跟前,临近脚前的时候飞起一脚朝着原倾璃的方向:“师姐!到你了!!”

      按照原倾璃的性子本不会陪着这俩人胡闹,但是此刻借了酒劲,加上白天被青剑派的凌风欺侮,多多少少心里暗暗存了些气,也就由着他俩,足尖抬起轻轻松松把人又踢还给了欧阳熏。

      可怜青剑派的两个门人这时候不敢用气不敢还手,只能悄悄护住周身经络,但是修为本身就比原倾璃和欧阳熏差了很多。

      虽然比上官流霆打通的经络多,但是比不得上官流霆刚开的任督二脉深,所以踢在身上还是疼痛万分。

      欧阳熏转了一圈从身后卷起右脚,把另一个青剑派的弟子也勾了起来:“师弟!接毽子!”

      上官流霆向后退了几步,跑到前面借了点后冲的力量,方便自己踢得更爽,一个飞脚把这个门人也踢给了原倾璃:“师姐!再来!”

      “啊!!!”

      “哎呦!!”

      “啊!!”

      敕封派这三个恃酒“逞凶”的同门,玩踢毽子的游戏玩得不亦乐乎,踢了整整一宿。

      直到天色破晓,金毛鸡蹦跳着出来,欠儿欠儿地到处追着“毽子”啄,三个人的酒也醒得差不多了,把青剑派的两个门人踢得全身上下除了紫就是青,人也整个肿胀了一圈,这才罢手。

      上官流霆把傀儡符和两个青剑派的门人的腰牌扣了下来,作为把柄,放两个倒霉蛋回去了。

      原倾璃和欧阳熏也都回房间去睡觉了。

      临回去睡觉之前,又给了小师弟一百瓶玉津神液。

      上官流霆走了困劲儿,回到房间咚咚咚咚把这些玉津神液一次性喝了,加上刚才吃饭吃下肚子的那堆补品。

      除了感觉金光和绿光更盛,任督二脉开通得更深了些,其他经络就跟睡着了一样毫无动弹一下的迹象。

      他心里暗自合计,看来玉津神液喝再多,也没办法升级境界。

      还得有什么特殊的灵药或者方法能够打开其他经络才行。

      仙中岁月容易过,人间一晃又三年。

      这三年的时间,上官流霆的日子过得非常惬意,没几个月的时间就能骑着金毛鸡飞行了。

      只不过这个坐骑有点懒,时常不听使唤,还经常跑出去欺负其他三派的灵兽,白天跑出去欺负,晚上躲回来睡觉。

      从上次有了教训,被青剑派的两个门人惦记着偷走之后,每天夜幕降临的时候,原倾璃和欧阳熏就会合力用真气罩住上官流霆的弟子房——按照他们两个的修为还不能罩住整个敕封派,但是罩住一间弟子房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让金毛鸡更加肆无忌惮地在白天追猫逗狗,渐渐成为了青玉坛的灵兽中间的一霸。

      只要太阳升起,金毛鸡一喔喔,没有主人在身边的灵兽赶紧跑回主人身边,不在外面随便晃悠。

      以免被金毛鸡捉到开始羞辱,来自于金毛鸡的攻击,一般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它总去啄人家刚长出来的玉质化或者金属化的最坚硬的麟甲。

      上次青药派的一个命蒂八品弟子有一只玉面狐狸,人家狐狸千辛万苦刚玉质化尾巴尖上一撮麟甲,被金毛鸡召唤来的一把青铜剑钉在了树上,上去就把人家尾巴薅秃了。

      关键是青药派的高阶弟子找过来的时候金毛鸡正在弟子房门口抓鸟,喔喔喔的一脸无辜,死鸡不怕开水烫,拒不承认。

      众人也没有任何证据,上次又都见识过上官流霆和金毛鸡的手段,并不敢真的把兴师问罪这件事做绝,只能悻悻而归。

      跟上官流霆熟悉了之后,金毛鸡也不在乎晚上的时候秃不秃了,每当到了天气晴朗的晚上,金毛鸡就开始像摆战利品一样一片一片晒它从各种灵兽包括玉麟蟒身上啄下来的鳞片,这些鳞片闪烁着不同的光芒,很是好看。

      “阿黄,你说你是不是有病啊?人家辛辛苦苦的修了些鳞片出来,你都给啄光了做什么?你身上的金色羽毛本来就很好看,要这些玩意做甚啊?”

      “喔喔喔,用不着你管,本座乐意,这都是他们心甘情愿贡献给本座的。”

      “心甘情愿?我看你就是变态,变态鸡。”

      金毛鸡才不理他,只负责整理这些珍贵的鳞片,日复一日乐此不疲。

      上官流霆这三年里有时候跟着师兄师姐出去寻找灵药,有时候在弟子房里加持修炼,偶尔晚上的时候跟师兄师姐聚在一起喝酒——只是不敢偷师父的酒了,上次偷走一瓶阎王醉,第二天师兄被师父追着揍了一天。

      然后莫金樽把剩下所有的阎王醉一口气全喝了,一滴都没有给三个徒弟剩下。

      原倾璃有时候会去把一些仙果仙草,寻个灵气缭绕的山洞里发酵,过一段时间取了回来,这些果子身上都带着酒气,把汁水什么的拧出来,也自有一派清冽的酒香。

      莫金樽是瞧不上这种酒的,瞧不上最好,省得三个人喝个酒还东躲西藏。

      师徒四个,久而久之竟都带了一身不同也相同的酒气,原倾璃一个女的,都被门派里的师兄弟们偷偷唤作女酒鬼。

      日子若是永远这样过下去,当真是给个神仙也不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