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皇帝

    《全民皇帝》

    附加价值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三叔,今天看见我爷爷没?”正午时分,萧祥站在一个包子摊位的前面对老板问道。

      “没啊,这几天都没看到。”包子摊的老板回答道,一边说着还一边用手擦了一把胖脸上的汗,包子摊老板叫陈七三,家里三代单传,只是因为出生那天是七月初三,爹妈都是卖包子的,也没有什么文化,所以起名叫做七三。

      当年萧祥刚和老叫花子到退荒城的时候,七三看这爷俩可怜,发了善心给了两人几个卖剩下的包子,故而结缘。那时候萧祥见大家都七三七三的叫他,就来了聪明劲,叫他三叔。老板也是个随性的人,也懒得纠正,一直叫到了今天。

      七三给客人们递过了包子,收了钱,看了一眼还站在路边向远处张望的萧祥,走上前来,又抹了一把胖脸上的汗水,说到:“咋了,老爷子又跑没影了?这老头也是的,净瞎跑,也不怕给你添麻烦。现在你赚钱了,也该找个固定的住所,总这样也不是个办法。”

      哪是我不给找地方,老头子三天两头的不见踪影,说找个固定的地方住下,也不搭茬。萧祥心里想着,但面上也不表现出来,只是转过头来对着陈七三浅笑了一下:“我爷爷也不知道跑到哪去了,这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三叔你给我装上一笼包子,我带走。”

      “得嘞。”陈七三转过身子就去装包子了。萧祥从身上掏出几个铜板扔在摊位上,等从七三手中接过来包子,就转身离开了。萧祥每次路过陈七三的摊位,都会买一笼包子,挨饿的时候七三给他的包子,这一辈子都忘不了,每次饿了都会想吃。萧祥曾经想过,如果有一天陈七三不卖包子了,或者死了,就再也吃不到这味道了,真的是挺难过的。

      昨天萧祥离开洪正祥的住处后,洪老头就已经和天香楼的人打好了招呼,萧祥从今天开始出去为他办事,时间不定。萧祥今天已经不用上工,但是多年的习惯使然,他还是早早的起了床。想着虽然洪老头要带他出去一定是会和老叫花子说的,但是自己还是要去打个招呼。结果从一大清早找老头,一直找到正午,萧祥几乎转遍了退荒城的每一个角落,就是没找到,我们的神秘大人物又失踪了。萧祥也不意外,毕竟这些年找不见老头也不是一次两次的,索性不找了。

      他一边吃着包子,一边往天香楼走去,路上路过点心店、布料店分别买了一份礼品。这次要去三山家里,初次见面,不能空手。到时候他和三山各拿一份,其实这两年三山没有工钱,回家探亲的时候萧祥都会买一份东西让他带回去,并且叮嘱他说是自己赚钱买的,虽然他没有了父母,但是也能想象到儿子赚钱给家里买东西时,为人父母的欣慰。

      晃晃悠悠的回到天香楼,已经过了午时,楼上楼下的姑娘们都已经起来了,互相聊着天,声音有的尖细,有的温婉。“霞姐,昨天我听说天衣坊又从江州新进了一批布料,可好了呢,回头咱们去看看?”;“昨天出去又见到凤仪阁那几个小贱人了,一个个的小脸朝天,可嘚瑟了呢。”“听说人家凤仪阁走的是什么高冷路线,装的什么劲,真恶心……”

      莺声燕语,好不热闹。

      萧祥早习惯了这样的对话,姑娘们平时和客人们聊天当然是人家想听什么,她们聊什么,这下午时间,互相串串闲话,聊聊胭脂水粉、衣服同行,算是枯燥生活里面的放松时间。他头也不抬的向着后院走去,碰到姑娘和他打招呼,便抬头微笑着叫姐姐,他年龄小,看着青涩,楼里的姑娘都挺喜欢逗他玩的。

      一路上披荆斩棘,总算来到了后院门口,萧祥刚松了一口气。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脆生生的声音。

      “萧祥,你咋回来了?”

      萧祥回过身来,一个比她矮半头的姑娘站在他的面前,姑娘长得非常单薄,肤色略黑,一头不算浓密的头发在头顶盘成一个发髻。此刻她两片薄薄的嘴唇微张,矮趴趴的鼻子上面一双大眼睛闪着惊讶的光。“你不是出去给二爷办事了?”

      “今天的事办完了,就提前回来了。”萧祥看着眼前的姑娘,微微一笑随口说到。顺手把没吃完的半笼包子递给了她。

      “又是包子,你咋每次出去都买包子?”姑娘说着从纸袋里面拿出了一个塞到了嘴里。萧祥微笑着看着她,没有说话。

      这姑娘的名字叫小雀儿,天香楼里大家都这么叫,据说没有名字,是老鸨子给她起的这个名字。说起来也是一个苦命的孩子,他的母亲和父亲都是这退荒城中人,母亲是个普通的妇女,性子隐忍,少言寡语。父亲是个烂赌鬼,本来家里有房有地,日子还算可以。但是家里有赌徒,好日子能维持多久?没几年家里就揭不开锅了,最后她那丧尽天良的爹把她卖到了天香楼。小麻雀长得不讨喜,又没发育,进了天香楼后就做了个照顾姑娘们衣食起居的丫鬟,也算是因祸得福。

      “我还以为你这几天就不回来了…唔…没想到你事情办的还挺快…唔…。”雀儿姑娘一边嚼着包子,一边和萧祥说话,声音含混不清,还混着吧唧嘴的声音。

      萧祥实在是受不了她这副吃相,那吧唧吧唧的声音和沾着包子碎屑的牙齿,让他感觉忍不住想扇她一巴掌。“明天还要去的,没有全完事呢。诶?彩霞姐在那边招手呢,你看看是不是叫你的?”他向楼上一指,雀儿姑娘赶紧回头去看。身影一闪,萧祥钻进了后院。

      等到雀儿姑娘确定并没有人叫她后,转头再看,哪还有萧祥的身影了。她气得一跺脚,转身离去,临走前还往嘴里面塞了一个包子。

      萧祥进了后院后,四处溜了一圈,找到了任三山和他说过几天要一起去他家的事,三山半年没有回家了,心里也思念自己的老娘,而且这次回家还有好大哥同行,自然也是高兴的不得了。但是听到洪二爷也要一起去,脸顿时拉成了驴脸,满面愁容。“萧哥,你说二爷他老人家不会在我老娘面前揍我吧。”三山憨声憨气地问萧祥。

      “你少说话就没事。”萧祥无奈的对他说。

      又是一个夜晚,天香楼还是老样子,热闹非凡。

      天香楼的楼顶,萧祥独自坐在房梁上,听着脚下的喧嚣,看着远处的万家灯火,他有一点惆怅。母亲去世、离家出走,转眼已经六年了,六年间萧祥流落市井,也算是看遍了人情冷暖、百家喜忧。但是一路走来,萧祥总是觉得无论是在哪里,他都像是一个在看大家唱戏的局外人,是是非非与我无关。六年时间里,他也曾幻想能不能像老叫花子一样,有一天拥有一身傲人的本事,活的逍遥自在,但是在来天香楼的前一天,好像这种梦就已经破灭了。这几年他虽然努力,但也迷茫,不知道何去何从。

      作为一个普通人,娶一个雀儿姑娘那种不丑也不美的老婆,生个不傻也不是很聪明的孩子,努力工作、养家糊口、了此残生,仿佛这就是天下人的选择,但是萧祥总觉得这样根本就是没得选择。这次洪二爷带他游历,也许是个契机,也许还是什么都没有,少年郎多次偷偷的告诫自己‘不要有太多的期望,期望越大,失望越大。’但是又怎么可能没有期望。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身旁房檐上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转头看去,小雀儿的脸出现在了房檐边。“我就知道你在这,快,拉我一把。”雀儿姑娘看到萧祥,满脸开心的笑容。当年她刚进天香楼的时候,很没眼色,从上到下都不怎么喜欢她,她会偷偷地躲在这楼顶哭,萧祥在这里找到了她,安慰她。

      萧祥起身拉了小雀儿一把,然后转过身又坐回了房梁上,呆呆地望着远处。

      “你想啥呢?”小雀儿跟在萧祥的后面,也坐在了房梁上。萧祥没有回话,本来清冷的环境,有了小雀儿变得热络起来,但他并不感觉舒服,反而有些烦躁。

      “你和我说说呗!”雀儿姑娘不管这些,见萧祥不说话,扯着他的袖子继续问道。

      萧祥拿这有点傻的姑娘向来没有办法,有点嫌弃又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轻叹了一口气:“嗨……也没啥,乱想。”

      “说说呗。”

      萧祥被磨得没办法,只能沉着声音说:“我有很多时候都在想,犯罪错了吗?用脑力、武力或者各种办法来争取更大的利益,不是自然给我们的最基础的法则吗?我们比栖云群山中的野兽多了房子、钱、家,但是这些对我们基础生存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意义。这个世界无论是普通人还是修士都特别努力,赚更多的钱、在退荒礼试取得更好的名次,看似光辉,无非是让我们成为更优秀的狗,还是在奔波,并没有更自由。就算退一万步讲,有些人跳出了这滚滚红尘成仙,长生不死。那仙又是谁的狗?我们到底要去往何处?”

      说着,萧祥看向了漆黑的夜空,好像是要看破这片天,看到一条出路。

      旁边的小雀儿,没有回话,也没有看天,而是看着萧祥,她觉得此刻的萧祥简直太有内涵了。萧祥忽然低下头,看着小雀儿,四目相对,小雀儿红了脸,赶紧转开了眼神。

      “我不太听得懂你说的这些,我也不知道去向何处,我就想过两年有个家,家里的爷们不要像我父亲一样就好。”小雀儿开心地说到,然后又把头看向萧祥。

      萧祥此刻又走神了,眼睛直直地看向远方。

      “哼,我也知道你看不上我,我是小雀儿,不是楼下那些孔雀。”雀儿姑娘看到萧祥在这么重要的时刻竟然走神了,气鼓鼓地说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也能变成那样的孔雀。”

      萧祥听雀儿姑娘的话,就只听到“变成楼下孔雀。”这几个字眼,心里不甚欢喜。随口说道:“楼下的孔雀有什么好的?小雀儿就挺好。”

      少年郎无心的一句话,又让姑娘羞红了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