炽火未央

    《炽火未央》

    投资俞锦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千篇一律的周一,总会有升旗仪式。

      曾经,陈祎也对升国旗唱国歌没什么感觉,可重新回来之后,才知道:群狼环嗣下的五星红旗,依然能够迎风飘扬,真心不容易。

      国歌之后,是每周一次的演讲:不说是乏善可陈,也能称得上是无病呻吟。

      散场之后,陈祎跟着一群队友来到了操场人……

      “听说你昨天跑了个马拉松,那你今天先不用训练了!”

      难得教练开恩,陈祎自然得好好享受一下。只是,当陈祎赶到教室时,引起了一片轰动……

      “今天不用训练?”

      陈祎一坐下,前面的好奇宝宝汪瑾妍就回过头,一双水汪汪的大金鱼眼,眨巴眨巴地看着他。

      “不用,”陈祎笑了笑,抽出了鸟语课本,“身体还没回复过来……”

      “哦……那个昨天……”

      汪瑾妍支支吾吾了好一阵子,也没说出个丁卯来,倒是她的小跟班姚敏,一开口就切中要害:“昨天郑婧婧请我们吃饭了,晚饭的时候,他说你打肿了脸充胖子。”

      说着,姚敏看了看陈祎,有些不好意思:“陈祎,郑婧婧就是个小孩子,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嗯,”陈祎笑了笑,“没说我沐冠而猴就已经不错了!”

      听到陈祎自嘲似的调侃,姚敏和汪瑾妍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只是愣愣地看着陈祎……

      “两位美女,这是早自习!”陈祎笑着晃了晃手里的鸟语课本,“麻烦二位,认真一下,哪怕是糊弄一下钟老师也可以呀,OK?”

      回头装模作样地读了一阵子课本之后,汪瑾妍又觉得有些纠结,再次回过了头:“陈祎,你真的没问题吗?”

      “贫穷只是一个人某一时间段内的状态,但却不是一个人的命运。”

      当然,为了装一下,陈祎特地用上了英语。

      汪瑾妍有些动容,没再说什么……

      经过了一个多星期近距离的接触,班上的大多数同学都适应了座位周边的环境,很多人渴求更远距离的交流。

      于是,课堂上兴起了一种跟特别的信息传递方式:纸条。

      一般传递方式都是这样的:发件人将信息内容写到纸条上,折好之后,在外边写上收件人的信息。

      “往前传!”

      或者是,“往后传!”

      然后,纸条就开始了漫长的旅途……

      上辈子,坐教室中间位置的陈祎,就拦截过很多纸条,其中有相当一部分都是来自于“酸葡萄君”吕昭,目的地是班上一位长了国字脸颇有几分英气的女生。

      虽然传纸条的动作对于讲台上的老师来说,十分隐秘,可对于后面几排的人来说,是一清二楚。

      几节课之后,陈祎发现汪瑾妍似乎有点失落。

      至于原因,陈祎似乎也能猜到一点:受到打击了,堂堂的班花,竟然没有遇到小蜜蜂,周围就连苍蝇也没有。

      “美女,受刺激了?”

      陈祎的纸条传过去之后,过了有一会儿,汪瑾妍才回过头,看了看陈祎,又回过头去。

      这时候,陈祎才发现班花的脸色似乎有点苍白,带着病色的苍白。

      “没有!”

      看着传回来的纸条,陈祎苦笑着摇了摇头,写了一句:“多喝热水。”

      “谢谢!”

      课间操的时候,陈祎直接没去,而是窜到了徐长征的办公室里。

      “你小子,怎么没去做课间操?”

      陈祎嘿嘿一笑:“教练,你家离学校有多远?”

      徐长征一愣,皱起了眉头:“有什么事情吗?”

      “想借你们家厨房,煮点姜汤!”

      “你小子!”徐长征会心一笑,“这才多大,就玩这么大?”

      “教练,迫不得已,”陈祎嘿嘿一笑,“咱们国家男女比例失调,不早点下手,很容易变成光棍子,再说了,我也不白用!”

      说着,丁辛将写给吴蓝的能量胶和运动饮料的配方,拿了出来,拍到了办公桌上。

      看到配方,徐长征眼睛亮了:“这是那个网友给的?”

      陈祎笑着点了点头:“在国内应该还没有类似的东西!”

      徐长征的脸沉了下去:马家军“磕药”对国家中长跑项目的打击是毁灭性的,要不然这样的配方也不会成为首创……

      纠结了一阵子之后,徐长征叹了口气:“你什么时候用厨房?”

      “中午吧?”陈祎想了想,“为了表示感谢,我请可以勉为其难,展示一下厨艺!”

      徐长征有些意外,不停地打量着陈祎:“你小子,该不是耍我吧?”

      “你要是还没吃够学校的食堂,”陈祎骄傲地仰起了头,“就当我没说!”

      徐长征乐了:“你都会做什么菜品?”

      “随便!”

      “这可是你说的!”徐长征将配方往兜里一塞,抓起了桌子上的腰包,“十四号家属楼,一单元二零三,中午要是见不到你人影,明天你就等着八百米蛙跳吧!”

      “没问题!”

      陈祎美滋滋地回到了宿舍,听完了剩下的两节课之后,才晃晃悠悠地赶到了徐长征的宿舍。

      进门之后,陈祎傻眼了:学校教体育的老师基本上都到了,全都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

      而在宿舍客厅的茶几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食材。

      徐长征似乎对陈祎的表情很满意,笑嘻嘻地递过去一张纸条,上面写满了菜名。

      “老大,你还真看得起我?”

      “你可以选择放弃!”

      “怎么可能?”

      陈祎是谁,有着二十年厨龄的经年的老饕,而且还在朋友的饭店里客串过厨师,混个一级厨师的头衔可能有点困难,可厨艺也是专门花钱到BlueShit培训过的。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一群人见陈祎熟练地处理食材,脸上的笑容都凝固了,回过头,互相看了一眼:要不过去搭把手?

      虽然教练们都有些意动,可都没有起身的意思:都是体育学院毕业的,平时根本就不下厨。

      就在一群教练纠结不已的时候,陈祎已经开始热油了一……

      “嗞啦……”

      食材翻滚,热气升腾。

      没出三分钟,第一道菜出锅了。

      此时,已经是饥肠辘辘的教练,也想不起来要给陈祎打下手了,洗完手之后,直接上桌。

      剩下的几道菜也很快,只是半个多小时就出锅了。

      “陈祎,一起过来吃吧!”

      “我还得做个汤……”

      徐长征笑嘻嘻地看了看自己的同事们:“你们知道这小子为什么会这么大方吗?”

      一群教练愣愣地摇了摇头。

      徐长征回头看了看正在厨房里忙活的陈祎:“他们班上的某个女生来那个了,这小子为了借火,才不得不给咱们当厨师的!”

      “哦?”陈祎班上的体育老师眼睛亮了,“明天十二班有体育课,我倒是要看看……”

      混了一顿午餐之后,陈祎提着跟徐长征借来的真空保温杯回了宿舍,下午上课的时候,又偷偷地将保温杯传给了汪瑾妍。

      “姜汤有点浓,需要兑热水。”

      看着纸条上陈祎那熟悉的字体,汪瑾妍的脸一下子红透了……

      而与此同时,在某个遥远的地方,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正同过某种手段监视这一这一切。

      看完之后,老太太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这块木头,怎么这么快就开窍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