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血神医

    《嗜血神医》

    95、爸,我爱她!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高层们其实在陆枝枝汇报之前就已经想好了要强制解约,肃然这会让公司损失一位近两年来娱乐圈顶流,但是这件事也让公司蒙羞,一旦公关处理的不好,以后想翻盘的机会几乎没有。

      “各位好,我是公关部部长陆枝枝。”

      轮到陆枝枝起来说的时候,她先自我介绍,看了眼坐在前面一直没有说话也没有抬头的何斯年,不过是一两天没见,却仿佛思念已经积累的好漫长了。

      很显然大家对她并不熟悉,好多人甚至没见过她,议论声有些大,何斯年帮着打圆场。

      “这位是刚上任一个月的新部长,说说看你的方法。”

      “这次陆宇的事情给公司造成了很严重的影响,经过我昨晚和他的商量,我的方法是给他休一个月的假,违约金从日后借的代言费里扣。”

      声音里有些哽咽,是因为太紧张了,也怕被一拳否定,毕竟这个想法谁都没有告诉过,包括何斯年。

      “理由是什么?”何斯年抢先接过她的话,避免那些高层的怒火。

      “我承认做公司就是为了获取利益,但是同时人文关怀也是很有必要的,我没有把自己的私人情感带进这件事,我只是从陆宇很有潜力,这个顶流我们放弃了一定会有更多的公司抢着要他,而且,”她故作悬念。

      “要是这件事情有别的理由怎么办。”

      “谁会想听里面的真是原由?网友还是粉丝?”董事会犀利开口。

      确实,这个年代大多数人只是快餐阅读娱乐新闻,先入为主的第一印象很重要,即使经营了很久的人设也经不住这样的坍塌。

      被问蒙住了,陆枝枝没有想到,没有人关心其中的理由,她们只关心流量数据。

      “听不听是她们的事,讲出真相使我们才是我们该做的。”

      “讲了又有什么用?能让流失的粉丝回来?还是去微博道个歉再回到从前?”

      “何董,我们都认为还是应该跟陆宇强制解约。”

      “先散会,陆部长去发公关文,下午六点半线上会议,大家在考虑考虑,下午投票决定。”

      五分钟不到人就走光了,这里坐的人都是身价上千万的大老板,旗下好多公司都拥有股权,虽说不用处理大大小小的事务,管事开会就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了。

      陆枝枝没有走,双目无神的瘫坐在椅子上,第一次处理大事件就掉链子,怎么让别人信服自己啊。

      “怎么还不走?”熟悉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她瞥眼一看,何斯年也还没走。

      “我觉得自己好废物啊。”她长叹一口气。

      “陆枝枝,生意场上利益胜过一切。”

      “一点人情都不能讲的吗?”

      “也要看你怎么讲。”

      “快去吃个饭吧,下午还有会要开呢。”

      陆枝枝望着何斯年走出去的背影发了神,身上的西装还是两天前的那套,带着疲惫,两人都没回家了。

      “热心”的网友们很快就扒出了刘欣的背景,所幸她从小到大都是乖乖女,没什么见不得人的黑料。

      “小倩,交代你写的公关稿写好了吗?”回办公室的路上叫住了正在接咖啡的小倩。

      “好了部长,发你邮箱了。”

      “行,十分钟后我没叫你你就直接发出去吧。”

      “好嘞。”小倩元气可爱,是个追星少女,进娱乐公司的目的就是我为了看帅哥,所以每天工作都激情满满。

      一封公关文发的晚,而且根本没有解释任何东西,言外之意只有道歉,无疑又一次掀起了网友的怒火,上一次还有粉丝护着说一定是看错了保护自家哥哥,这次粉丝也坐不住了,纷纷闹着要脱分,还要陆宇自己出来解释。

      这是饭圈常态。

      下午开会的时候,董事会以绝对的优势决定了强制解除合同,还好违约金额没有很多。

      陆枝枝心里愧疚的不得了,自己还自信满满的去答应了陆宇,现在事情变成了这个样子,一切发生的太突然。陆宇的公关也不用做了,一届顶流一夜之间沦为素人,也有看上了他的流量要跟他签约的公司,听说都被他本人一一拒绝了。

      陆枝枝从张姐那里要来了刘欣的私人手机号,陆宇的电话没法打通,只好从女方下手。

      通话声只嘟了一声,“喂”,一个显示饱经沧桑的男低音在耳边响起。

      “陆宇?”有些意外,陆枝枝不敢相信的问。

      “是我。”

      “刘欣呢?”

      “她走了。”

      “那你呢?”

      “我在陪她。”

      在跟陆枝枝聊天后的第二天一大早,陆宇就定好了两张机票,带刘欣去周游世界,但刘欣却说再过几天,想在家待待。两人就在她家待了两天,夜幕来临的时候抱在沙发上看浪漫的电影,阳光袭入时一起刷牙洗脸,过了两天普通小情侣的腻歪生活。

      第三天陆宇再醒来时发现身边空荡荡的,屋子也收拾的整整齐齐,一大桌子的饭菜静静地躺在桌子上,洗手间里的洗漱永平也换成了他一个人的……陆宇没由来的慌了,正想给她打电话,却发现她连手机都没有带。

      唯一留下了茶几上的一封信,大概意思是她很早以前就知道了这个病情,本来想自己悄悄的走掉,但还是有些自私的让他知道了,以至于后来的事情已经无法预料了。

      现在她要做的最后的事情就是跟爸妈道别。

      伤口只能自己愈合,唯一起作用的就是时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