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内卫

    《梅花内卫》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综合了地质、水文、气象气候、环保以及当地乡ZF各方意见,把交通因素也都考虑进去,很快确定了厂址位置。

      建一个厂子,就看ZF给你把台搭得咋样。

      台好,企业就能好唱戏。

      在地皮面积协商上,秦著泽和张垣市国土局的人产生了一些分歧,因为招商政策的原因,地皮租金和白菜价差不多,像是白捡的,不说一点租金不掏,只是象征性地每年每亩拿出十块八块就行。

      所以,逮着便宜土地,秦著泽狮子大开口,他要六百亩地。

      理由非常充分。

      办乳业工厂,需要大量养奶牛啊,养殖场占地当然要大。

      让秦著泽感到意外的是,经过和张垣市几方代表磋谈后,最终居然同意给他五百亩。

      秦著泽本来是漫天要亩数,对方给打个五折,能争取三百亩就好啊。

      但,张垣市招商办生怕秦著泽不高兴拍拍屁股走人,好不容易有一个富商主动来投资,却成了过路财神,市里一把手怪罪下来,谁也吃罪不起,招商办主任举着这把尚方宝剑,让国土部门只好同意批给五百亩。

      虚晃一招,居然晃到手五百亩地,秦著泽乐得心里开了一朵牡丹花,脸上却不动声色,“既然在土地面积上,我们投资方做出让步,希望贵ZF能够在架设电线线路和自来水配套设施方面给予鼎力支持。”

      架设工业用电电线线路和铺设自来水管道,算在市政投入里面,只是秦著泽担心这些事情拿到会议桌面上讨论,往往会因为某些原因暂时搁置一边,必须把水电竣工日程写进合同,才能在一定程度上有保障。

      和ZF打交道,一定要想得周全。

      ZF因为政治因素或者职位变更,翻脸比翻书还快,说不认帐就不认帐。

      有人说,ZF是最大的流氓,这句话着实准确。

      从看厂址到签合约,仅仅用了五天时间。

      秦著泽对张垣市政.府办事效率还算比较满意。

      为了彰显张垣市招商引资力度之大,主管招商的副市.长江怀辉特意把张垣市电视台的人召唤过来,搞了一个公开的招商引资合同现场签字仪式,并由电视台全程录制,并推送给冀省电视台。

      省台觉得这个素材有着特殊意义,决定把这个投资项目在省新闻联播和整点新闻做简介并把签字仪式影像过程播出。

      因为鲜有富商去类似张垣市这样的贫困地市搞农牧养殖类投资。

      农牧养殖类周期长,经济效益见效慢。

      尤其是时下国人对奶制品消费的人群并不广泛,由于市场面积窄小,以至于需求量不大,奶制品本身制作成本偏高,销售额却追不上去,连薄利多销的营销方式都用不上,所以,有商人主动去偏远地区投资建厂,不只是开发帮扶坝上的贫困农牧民,更是体现了达则兼济天下的家国精神。

      反正省台那边接到这个脚本的编导非常能编,把这次投资的里和面,均做了深挖掘,编的既能合情合理,还能让人看到这段节目后会被秦著泽这样的良心富商所感动。

      一下子和副市坐在一桌上喝酒吃饭,有相关局处领导作陪。

      一下子上了省台新闻,被搬上荧光屏让万众称赞善举。

      秦著泽是不是有些飘呀?

      才不会呢。

      签约当天,张市市政.府在市委招待所宴会厅举办了庆祝晚宴。

      张市虽穷,连年财政赤字,但是,晚宴上的菜肴相当有档次,山珍野味摆了一大桌,可是让叶修饱了口福。

      晚宴上,秦著泽和江怀辉副市坐在上首,栗建军因为是牵线人,所以也在宴会名单内,但按照宾主安排却给放到了秦著泽下首,秦著泽为这个还跟栗建军客气一番,但是江怀辉说秦著泽是贵宾,必须上首,秦著泽这才说了恭敬不如从命坐了下来。

      边喝边聊,似乎在坐局处干部都怕江怀辉,始终没人敢高调讲话,只是干涩地你敬我我敬你,倒是秦著泽和江怀辉聊得非常欢快。

      江怀辉抓经济建设,张垣市每年的GDP让他很挠头,几杯酒落肚,在和秦著泽交流过程中,流露出对张市发展迟滞不前却无可奈何。

      也仅仅是因为话题相投,江怀辉随口说出一些难处,算是闲聊佐酒。

      前世作为曾经叱咤财经圈的经济评论员,秦著泽听后面带平和的笑意,不亢不躁,侃侃而谈,“落后地区的经济状况要想有明显的发展改善,有两个因素必不可少,一是靠国家大政方针。”

      秦著泽马上把想要表达的意思具象化,“比如国家看到了张市地区矿业资源丰富,就会加大投入和开发力度,只要国家把钱恳投到这里来,一个大项目顶你张市自己奋斗几十年。”

      此时,秦著泽想到了三十年后国家把冬奥会交给帝都和张市联办,其中大多雪上项目若干主题放在张市举办,大量资金把山城张市打造成焦点城市,令全国乃至全世界瞩目。

      但是,秦著泽不能说呀。

      说出来,也没人信,三十年后,略显遥远。

      秦著泽话锋一转,“可是国家项目给到哪里,不由咱定,要想发展,还是要主动走出去请进来,张市占有非常不一班的地缘优势,位处晋冀蒙三省交汇,离着帝都直线距离仅二百公里,交通条件便利,如果和帝都搞好关系,得到帝都的支持,未来相当可期哈。”

      说到这里,秦著泽见各位张市官员听得挺入迷,忽然停下来,哈哈豪爽一笑,“浅见拙识,令各位见笑了,喝酒。”

      秦著泽并没有刻意给江怀辉出主意要他怎么谋划张市经济这盘棋。

      不过,江怀辉听出了秦著泽的意思。

      这位秦总这是要我们越过省里,大胆和帝都联姻!

      江怀辉不是没想过。

      市两委班子不是没讨论过,但是,越过省里,恐怕没人敢第一个吃这个螃蟹。

      秦著泽瞥见江副市.长这杯酒喝得有些沉郁,哈哈一笑,“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耗子才是好猫,最终省里跟我们要什么?”

      环视酒桌各位眼神,秦著泽谈政论政,各位立即显得紧张起来。

      “要钱。”江怀辉深有感触。

      年终的述职报告中,一把二把在省里挨批,他也要陪着,开完会,一把二把要冲他撒气。

      “喝酒。”秦著泽不再多说。

      把政治在酒桌上说多了,影响酒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