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入人间

    《侵入人间》

    179就像勇者一样随意进出别人家门有什么错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看着眼前笑靥如花的一双儿女,丞相感叹:要是月儿在多好啊!想到发妻,他发光的眼眸暗了下去。

      今天纳兰若初是来这儿几天时间里最累的一天,早早洗漱沐浴后便上床歇息了,前半夜睡得很沉,但到半夜却突然惊醒,这是习武之人的本能,因为她感觉有人进了院子,听呼吸声有三人。一个留在了院门,一个去了厢房,一个向她的屋子走来。

      她迅速起身用枕头伪装成人形躺在被子里的模样,随后轻轻一跃便上了房梁。

      房门被刀一点一点的拨开,一个黑影闪了进来,蹑手蹑脚的走向床边,确定人在,举刀便砍,就在他以为得手时,被从天而降的纳兰若初一掌击在后颈,来人不防,瞬间倒在床上,纳兰若初趁机点了他的穴,一把提起扔在地上。那黑衣人还在惊愕中,便见他刺杀的对象没有理他,而是一闪身出去了。

      纳兰若初出得门来,便见厢房的门大开,几个丫鬟都没有发出声音,一定是被下药了。她几步跨了进去,果然,那黑衣人刺杀还不忘占便宜,正欲对中了迷药的丫鬟行不轨之举,完全没注意到身后的纳兰若初。纳兰若初暗骂一声:“找死!”直接一个手刀砍晕那色鬼,而后摸起茶壶往春婳的脸上倒了些水,见她没醒,又在红婵作女红的针线篓子里寻了根绣花针扎了几个穴位,春婳这才悠悠转醒,见到眼前是自家小姐的脸还有些莫名:“小姐?”

      “院子里进了刺客,你们都中了迷药,我去解决最后一个,她们四个先不管,你把这个刺客提到我屋里,那儿还有一个被我点了穴,你去看着,我去去就来。”这些人不知她会武功,轻敌了,要不会不对她下迷药?

      纳兰若初轻轻松松就制服了院门的那个刺客,提着他进了屋,春婳找来绳子将三人捆成一圈。

      “说吧,谁让你们来的?”春婳用脚把他们每人踢了几脚,先解解气。“哼,敢下药?”她本是习武之人,今天失去了警觉竟着了道,该死!

      纳兰若初双手抱胸坐在椅子上,没有吭声,只拿冰冷的眼眸看着这几个黑衣人:这些应该不是职业杀手,太菜了。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我们是不会说的。”其中刺客一个很是坚定的吼了一声。

      “哦?嘴还挺硬,你们知道今天行刺的对象是谁吗?”春婳又用脚踢了踢他们,没办法,这心中的气一下子消不了。

      “我们只管拿钱办事,从不问其他。”

      “想不到还有这么蠢的刺客,不问其他?那你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纳兰若初语气冰寒,这几人不由自主的抖了抖身体。

      “夜闯相府,刺杀相府嫡女,不管成功与否这都是死罪。”纳兰若初顿了顿:“让你们来行刺的人没有告诉你们所刺杀的对象会武功吗?没有对我用迷药,看来你们是不知道的,唉,这是让你们来送死呀,有钱赚,没命花呀!可惜,可怜呢!”纳兰若初故意长声叹息。

      几个刺客顿时被点醒了,猛地抬起头:“那个贱人,害我们!”

      “让你们来行刺的是个女人!”纳兰若初用肯定的语气说道,她已经猜到是谁了,从来没出过门的她能得罪谁?谁能恨她恨的会不惜花钱买通刺客来刺杀她?答案呼之欲出,“你们并没有看见她的长相,而且对方也只是付了一半的钱,成功后才付另一半,我说的对吧?”

      “你怎么知道?”刺客诧异纳兰若初说的全对。

      “只要不傻就会想到,有什么奇怪的?”纳兰若初站起身,对春婳道:“废了他们的武功,关起来。”这几人不光想杀人,还想对几个丫鬟图谋不轨,不是什么好人,放出去也是害人。

      翌日,四个丫鬟醒来,完全不知道昨夜的事情,只道是睡的太沉,听了春婳的讲述才知道昨夜发生的事,心有戚戚的同时,又心下自责没有护好小姐。

      春婳大概也猜到昨晚的刺杀是谁指使的,但看自家小姐像昨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依然在那儿写写画画,便问道:“小姐,要不要将昨晚的事告诉老爷,或者告诉少爷?”

      “不用,免得他们担心,再说了,这不什么事也没有嘛?”纳兰若初埋头书案写她的计划,并没有当回事儿。

      “那人一招不成,还会来第二招的!”春婳直觉那人不会就此罢休。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且等着,马上有戏看了!”纳兰若初话落便听到外面白莲花庶妹的声音:

      “姐姐在吗?妹妹来看看姐姐!”大概被绿妩拦住了,故意大声好让纳兰若初听见。

      “来了,果然是她!”春婳朝自家小姐一笑,小姐什么都料到了。

      “除了她,不会有别人,谁会蠢到去刺杀一个没有任何威胁的闺阁小姐,我的存在只对一人有威胁!”纳兰若初放下手中的笔,站起身:“走,去看看我这庶妹唱戏!”

      纳兰如梦在院门外看见从屋内走出来的纳兰若初,眼中闪过惊讶,但很快一笑掩饰了过去:“姐姐昨日得了‘百花仙子’的称号,妹妹我回来后反思了好久,觉得呀以后要多和姐姐在一起,多向姐姐讨教学习一二。”

      反思了好久?只怕是等着杀死我的消息等了好久吧!明知道不待见她还要一大早的跑来?不就是想确认一下么?可惜,她不知对手的底牌,让她失望了。

      春婳听小姐说看戏便马上搬来椅子,纳兰若初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并不说话,只不经意地玩着自己的指甲。

      纳兰如梦见纳兰若初不接她的话,又不让她进院子,便有些心虚。她也想到:纳兰若初还活着,就说明刺杀失败了,而纳兰若初也可能知道了是她指使的,但她为什么没有告状也没找她算账呢?只能说明一点-----她没有证据。

      想到此,纳兰如梦也不心虚了:“姐姐,妹妹说的,姐姐觉得如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