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真想秀恩爱

    《我不是真想秀恩爱》

    直呼卧槽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第四十四找到李建

      这个巨大的铁柜子,差不多有二米三四高,宽也有差不多一米五左右,厚也有一米多。

      巨人来到了铁柜子面前,他没有任何的踌躇,直接打开了铁柜子。

      铁柜子一打开,好家伙这是什么东西,看着就像是一副人体的骨架。

      仔细一看,不对不是人体骨架,而是一种钢铁制造的人体外骨骼。

      这是一种人体外骨骼,辅助动力系统的设备,可以大幅度的增加人体的承重力,和战斗的持久耐受力。

      同时也能够大幅度的增加,人体的力量和运动机能。

      可以让人变得既力大无穷,又灵动自如的超级猛人,这绝对是高科技,单兵作战的超级战争机器。

      巨人一看到,这超级的单兵作战利器,也是不由得眉开眼笑。

      “咯,咯,咯,咯,咯,咯”。

      发出了怪笑声,就像是原始的野人,忽然发现了一只,掉到了陷阱里的野兽一般,既疯狂又残忍的野蛮笑声。

      巨人一边“咯咯咯”的怪笑着,一边又毫不犹豫的将人体外骨骼,铺助动力系统取了出来。

      他迅速的穿在了身上,接着他又走到了,另一个巨大的铁柜子旁。

      他又打开了这个铁柜子,这个铁柜子一打开,巨人又发出了一阵噬血的狂野笑声。

      原来这个铁柜子里,装着的是一把加特林,六管旋转式机关炮。

      这个机关炮可厉害了,炮口的直径差不多有三四公分,比大拇指还要粗。

      这种机关炮的子弹有鹌鹑蛋那么大,被一条长长的弹链串在了一起,射速每分钟可以达到,五六百发子弹。

      如果被这种子弹打中,人体会直接爆炸,巨人在发出了一阵;

      “咯,咯,咯”。

      的野蛮狂笑声的同时,一把就将六管旋转式机关炮,抱了出来。

      这把机关炮,差不多有一百多斤,再加上长长的子弹链,最起码也有二三百斤重。

      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搬得动的,更不用说端着它进行战斗了。

      这都必须要是真正的超级猛人,力大无穷的大力士,才能使用和战斗的装备。

      巨人将机关炮,抱了出来先放在了一边,然后又从里面拎出了一个很大的铁箱子。

      打开铁箱子一看,里面是一条折叠在一起的子弹链,巨人二话不说。

      拿起了子弹链就往身上缠绕了起来,很快就将全身都缠满了子弹链。

      最起码也有好几百发子弹,接着他又端起了机关炮,将子弹链的一头卡进了机关炮的接口里。

      就这样端着机关炮,直接向门口走去,走到门口一脚就将门给踹飞了。

      随后端着机关炮,一步就跨了出去,继而朝着关押李建的房间,大步流星的冲了过去。

      阮凌和张强来到了,关押李建的房间门口,阮凌心想,如今没有必要,再躲躲藏藏了,已经找到了李建的下落。

      接下来肯定会有一场激战,不可能再偷偷摸摸的逃出去了。

      如果是阮凌自己一个人的话,也许还可以悄悄的,神不知鬼不觉的逃出去。

      可是现在加上李建和张强三个人,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了。

      想到这里,阮凌二话不说,猛的一脚就直接踹开了房门,冲了进去。

      刚冲进里面,发现二个守卫,竟然在偷懒,靠在椅子上睡觉,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们。

      谁也想不到,守卫如此森严的地下深矿井里,会有外人可以闯进来。

      外面那么多的守卫,难道全是摆设,皆是饭桶,就这么轻易的让人给闯了进来,而没有一点的动静。

      就算真的只是摆设,都是饭桶,最起码也得放两枪,报个警什么的,绝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就这样让人轻易的闯了进来。

      道理是这个道理,可是万事万物,总会有个别的例外,今天就是一个例外。

      谁让他们踫上了阮凌这样的奇葩,要怪也只能怪他们的运气,实在是太不好了。

      碰上了这种千年万年,也不一定能碰上的倒霉事,真是令人叹息,又令人唏嘘啊!

      阮凌一冲进去,正在睡觉的守卫,猛的一下子惊醒了过来,可是已经太晚了。

      不要说他们在睡觉了,就算是醒着,阮凌要杀他们也是易如反掌。

      何况他们刚刚才被惊醒,此时此刻,没有任何的力量,可以挽回他们的生命了。

      就在他们睁开眼的时候,死神就已经降临了,接着就又闭上了眼睛,永远也不会再睁开了。

      阮凌轻轻松松的解决了守卫,又扫了一眼房间,看到这个房间的中心位置,有块布做成的屏风,将整个房间隔成了前后两个部分。

      而刚才两名守卫,就是坐在前半部分的房间里,所以阮凌一进来,首先看到的就是两名守卫。

      现在阮凌已经解决了守卫,可是并没有发现李建的存在,他又看了看用布做成的屏风,心中瞬间明白。

      阮凌没有再迟疑,一个箭步走了过去,一把就将挡在眼前的布幕给扯了下来。

      只见布幕后面是一个大铁笼子,这时,里面忽然的爬起了一个人来。

      原来是这个人刚才在睡觉,听到了响声,一下子被惊醒了过来。

      一开始他还有些彷徨,不敢确定,自己看到的究竟是真实还是梦境。

      过了一会,他终于完全的清醒了过来,断定这不是梦境,而是真实的。

      只见此人猛的冲了过来,伸出双手想要抱住阮凌,可惜的是隔着铁笼子,没能抱到阮凌。

      撞得铁笼子咣咣作响,随后他热泪盈眶,泪流满面的,朝着阮凌歇斯底里,又语无伦次的大叫道:

      “阮凌,阮凌,哥们,哥们,兄弟,兄弟,你终于来了,你终于来了,你终于来救我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一定会来的”。

      接着又是哭,又是笑,手舞足蹈,状若癫狂,真的是极度的激动和亢奋,憋了这么久,终于看到了希望。

      阮凌看着这一切,却是心中一惊,感觉到有些莫名其妙,不明所以。

      怎么可能,难道是找错了地方,这个人怎么可能是李建呢?

      阮凌一度怀疑自己肯定是找错地方了,他不由得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轻咦。

      只见这个人蓬头垢面,头发脏得要命,已经都结板成一块了,也不知道多少天,没有洗头了。

      再看他的脸也脏得要命,皮肤都皱巴巴的,眼睛也深陷进了眼眶里,周围都出现了鱼尾纹,眼睛又红又肿的还有黑眼圈。

      再看他身上的衣服,也是脏得不能再脏了,几乎已经看不到原来的颜色了,而且上面还有几个破洞。

      整个人也瘦得不成人形了,差不多就是一副骨架,支撑起了一件又脏又破,还看不到原来颜色的破衣服,身上还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异味。

      阮凌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人,这个人跟阮凌认识的李建,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

      阮凌心想,这个人不可能是李建,可能是什么犯了错的矿工,被关在了这里。

      要么就是一个拾荒者,又或者是不知道,讨了多少年饭的流浪汉,一个无家可归者。

      要不是听到他叫了自己的名字,阮凌依稀还能听出,这好像是李建的声音。

      要不然打死阮凌,他也不相信,这个人就是他的兄弟李建。

      就在阮凌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兄弟李建的人。

      而对方却忽然大叫道:

      “张强,你这个混蛋,你不得好死,你为什么要绑架我,我究竟是那里得罪了你,你要这么的害我……

      原来是李建看到了,阮凌背后的张强,一下子就情绪激动的大骂了起来。

      接着又对阮凌大叫道:

      “阮凌,就是他绑架了我,你快帮我抓住他,可别让他给跑了”?

      直到这时,阮凌才惊醒了过来,一听李建的叫声,他连头都没回。

      就对着李建说道:

      “哥们,看来你真是我的兄弟李建,噢,那什么,情况是这样的,这个张强他如今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啊!

      他现在也算是弃暗投明了,想着要自首,还想要戴罪立功。

      因此,眼下我们还是先放他一马吧!一切都等我们,先逃出去了之后再说吧”!

      李建一听,本来还想再说点什么。

      可是张强却抢先一步说道:

      “噢,对不起啊,李建,我也是受人指使,迫不得已,才绑架了你。

      现在吴金贵这个老龟蛋,居然过河拆桥,卸磨杀驴,想连我也一起给杀了。

      我如今就算是死,也要拉着他给我陪葬,所以而今我们不是敌人了,咱们目前是一个战壕里的盟友了”。

      “我呸,谁跟你是盟友”。

      李建一听连忙大骂道。

      接着他又问道:

      “吴金贵又是谁,他是干什么的”?

      “噢,是这样的,这个吴金贵就是这次绑架你的幕后黑手,张强也只是受了他的指使。

      不过当下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这件事也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说清楚的。

      当前我们最重要的是逃出去,一切的事情,都要等逃出去以后再说。

      只要我们逃出去了,所有的事情都会水落石出的,因而此时就别说这些了,还是赶紧逃出去吧”?

      阮凌催促道。

      “噢,对,对,对,还是赶紧逃吧”。

      李建既焦急又兴奋的说道。

      张强也在旁应合道:

      “对,对,对,还是赶紧逃吧,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可是我这个笼子,被锁住了,我怎么出去呀!噢,对了,快看看他们的身上有没有钥匙”?

      李建忽然想到,自己还被关在笼子里,不由得焦急道。

      阮凌听了,并没有去找什么钥匙,而是走到了铁笼子的旁边。

      他看了看,这个铁笼子,发现这个铁笼子,还真是做得非常的坚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