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中的联盟系统

    《漫威中的联盟系统》

    学年旅行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蓝色的天空,晴朗的天气,和谐有礼貌的打招呼的白皮肤人,一个个显得如此和善而充满绅士风度。这是中立国瑞斯的基本常态。千百年来,不论是战争还是政治斗争,这个于是无争的中立国历来都不是兵家必争之地,相反,国际之间已经形成一种潜规则,再大的纷争也不能将战火和斗争引到这个国度,因为这里,有着最大的跨国银行——瑞斯银行。

      各种实力派和集团,但凡有点国际贸易资金流水的,都会在这里开一个账户,有些是可查的,有些是高级不可查的。有些人却在这所银行存入的不是资金,而是购买一个保险柜,存入自己的私人物品,银行也照单全收,不论顾客存的是什么?对他们来说,那都是最为有价值的东西!

      不论是谁,他的信息在这里都会得到绝对的保密和安全。所以,无数大佬小佬们都或多或少会在这里存在一个属于他们的账户。

      这一天,一群西装革履但烫着脏辫的白种人走进了银行,在门口交出了自己的所有武器,高高兴兴的进去办理着业务,他们,是最近新的权贵,罗斯国密他州黑帮头目埃默里·萨尔干托夫的手下,最近几月的发展,似乎让他们有了不少自信,竟然直接大摇大摆的来到瑞斯银行,开启了象征实力的银行账户。而从他们轻飘飘的语气和吊儿郎当的状态,大体可以判断,这个组织,也许并不长久了。

      当然,最为核心的,并不是简单的来开一个账户,当他们齐刷刷领着银行卡走出瑞斯银行大门进入那辆停靠在巷口停车位上不起眼的小黑车里时,才是他们真正任务的开始。

      他们,在等待一个同样拥有白色皮肤的东方女人,他们想知道,这个东方女人,到底会不会出现在这里。而他们,在这个银行门口,从接到信息开始已经驻足了两个礼拜。

      不知是谁走漏的消息,尤里在瑞斯银行有过账户的事情竟然这么快就传到了这帮罗斯叛徒耳中,而此刻,消息闭塞被剪掉羽翼的尤里却对这个消息泄露的事情一无所知,她此刻正在华夏前往瑞斯的国际客机上,苏牧不放心,虽然尤里并没有任何手下随从在身边,但在尤里作为斜后两排的座位上,有一个人,却像一个随从一样,默默的跟随着她。而这一切,都是苏牧的安排,尤里,全然不知。

      第二天早上十点,尤里下了飞机,她也是第一次来瑞斯国,瑞斯银行的账号,是她父亲开的,具体账号里有什么,她一无所知。她就这样毫无安全感的行走在风景迷人但周遭恐怖的国度。

      虽然是四月,太西洋的暖风还未吹进这个国度,所以,瑞斯国还停留在冬季刚刚结束,春天刚刚到来的气候。尤里戴着围巾和帽子,裹得略厚,不细看,看不出她婀娜的身材和美丽的脸蛋,她尽量像当地人一样大摇大摆毫不怯懦的走着,慢慢走进瑞斯银行。

      这还真一点没问题,那群躲在车里仔细观察每一个人的罗斯大汉,还真没把她认出来,在他们看来,尤里应该是大摇大摆穿着谨慎貂皮大衣走过来的模样,他们并未见过尤里扮作村妇的模样。

      尤里进入大厅,在高级客户去,通过扫脸技术找到了自己的独立联络经理,经理十分自信的尽量用罗斯语跟她说到:

      “尤里女士你好,我是您的私人高级经理布鲁斯,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你会说,华夏语吗?”尤里最近讨厌使用罗斯语,

      “额.....会的!”对方十分流利的用华夏语回答,在这样一家跨国银行,每一位高级私人经理必须通晓十国以上语言。

      “那就好!”要在以往,尤里也许会因为对方流利的华夏语而感到诧异,毕竟对方是一个实打实的白种人。但,经历变故的她除了对苏牧稍有一点表情之外,对周遭,似乎已经厌倦了许多。

      “我就不多说了,我是第一次来,把我的密码箱打开,我想直到里面是什么?”尤里直截了当。

      “按照我们银行的规定,您需要先了解我们的保密程序!”经理固执的说到,

      “跳过!”尤里冷漠的说到,

      “按照我们银行规定,这个流程是必须要走的!”经理依然很固执。

      “我如果一定不走呢?”尤里来了脾气。

      “不走的话,我们就无法打开保险柜。”经理依然很故事,当杠精遇上杠精,就是这样的结果。无奈,势单力薄的尤里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人生的压力。

      “好吧!”

      “尤里女士,按照瑞斯银行国际法规定.........”这经理大概若无其事不慌不忙的把那无聊且难听的规定念了至少30分钟才开始进入正题,

      “尤里小姐,您是我们的高机密级别用户,您需要先回答我三个问题,这也是您父亲最初拟定的问题,用以确认您的身份!”

      “你说!”

      “第一,你的真正国籍是?”

      “华夏!”

      “第二,您父亲为何到华夏?”

      “逃亡!”

      “第三,您的族类是?”

      “蒙族”

      “好的,女士,您的问题全对,现在是您父亲规定的最后一个问题:他不希望您来到瑞斯银行打开这个保险柜,所以,如果您来了,您需要说出他认为最妥当的理由!”

      “哈?我父亲真的这么留的问题?”尤里一点也不相信这样的设定,那经理拿过他正在念着的规定文字纸,递给尤里。尤里接过纸张,那一笔工整的华夏文是她父亲的手迹,一点没错!

      可,父亲为什么要给出这样的设定呢?她一点也不理解。

      “........”尤里陷入了沉思,

      “尤里小姐是怕自己的答案不对打不开这个保险柜对吧?”经理看出了端倪,问道。

      “是的”

      “您可以把您现在认为最为正确的答案说出来,如果不对,您可以明天再来,每天有一次机会!”经理依然很自信的说到,那服务态度,完全是超五星的。

      “逃亡”尤里说出了自己认为正确的答案,

      “不好意思!尤里女士,这不是您父亲想要的答案。”经理依旧很自信且面带职业假笑的回答。

      尤里走出了银行,她摘下围巾,失落的走出银行。一点不关心自己是否危险,而此刻,躲在巷口小黑车的五名壮汉,无一例外的全部看到了她的身影。

      她独自一人走在这异国的马路上,不知为何,心中多了意思悲凉。他的父亲为他开户存在保险柜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父亲为何不希望她来打开呢?她思索着。

      她都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刻,此时的状态正好跟当年的父亲一样,没有资金、没有随从、没有未来,这正是当年的“逃亡”时刻,可,她视作唯一希望的这个银行保险柜,却让她打不开,不能直到父亲为自己留下了什么?那么,父亲又希望她在什么时刻来打开呢?

      正想到此处,黄昏的天空阴雨绵绵,走在小巷里的尤里身后,一张白色毛巾忽然悟到了嘴边,开始拼命的挣扎,身后,壮汉死死的扣住她的脖子。她发现,这只是一张普通的毛巾,她突然有了极强的逃生念头,于是开始猛烈的左摇右晃。身后,壮汉用有力的臂膀死死扣着她的脖子,不肯松手。

      末了,她终于找到了机会,用力抓着壮汉的头发,壮汉在这猛地撕扯中,开始拿出另一只手,猛击着尤里的肚子,两下,尤里因为突如其来的剧痛,蜷缩在地。

      壮汉扔下毛巾,一把将尤里按倒在地,一条腿压着她的两腿,一只手束住她的双手,开始撕扯她的衣服。她此刻有着极强的逃生欲拼命的叫喊着,壮汉拿起那只手,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一下子把嘴角都打出了血,尤里突然脑袋蒙了,“嗡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壮汉猛地撕开她的外衣,看到里面婀娜的身材,两眼发光,而后,嘴里念着“瑞斯语”一脸诡秘的看着尤里,然后正要伸手去脱她的裤子。

      “咻~~咻~~咻~~”三声枪响,还未缓过神来的壮汉,应声而倒,重重的压在尤里身上。尤里这才缓过神来,用力推开壮汉,她从未感受到如此的屈辱,惊魂未定之际,五名手举消声手枪的罗斯男人围了上来,他们本是跟踪尤里准备下手的罗斯叛军,没想到被这“瑞斯人”抢先一步。做坏人做惯了的五人,第一次看到这似曾相识的画面,居然有了意思怜悯。

      其中一名壮汉,扔上来一件外套,示意尤里换掉自己被撕扯的漏风的外衣,而后,罗斯壮汉头目用罗斯语说了一句:“跟我们走!”

      就冷冷的压着尤里走出了小巷,因为在瑞斯,他们人少,不敢举枪横扫大街,只是藏着武器,围住尤里,有规律的走在大街上。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刚走出小巷不足5米,街口,一群瑞斯警察已经摆好阵型,举枪对准了他们,警察用瑞斯语和英语重复着,

      “对面五个男士,请放下手中的武器束手就擒,否则我们的狙击手已经对准了你们,不投降,分分钟去见上帝!”

      这瑞斯警官说话的语气,完全是五个罗斯叛军说话语气的翻版。

      突然被这么多警察用枪指着,每个人头顶上还有一个红外线瞄准点,这让他们不得不束手就擒。本来,明明是五个坏人,此刻,坏事儿还没开始干多少,倒显得有点可怜了。

      在警察上前戴手铐,押解五人的时候,其中一个罗斯人用英语向警官说到:

      “巷子里那个变态跟我们不是一伙儿的!我们不是那种坏人!”

      瑞斯警官说:

      “我知道,有监控!但你们也不是好人!”

      而后,五人被齐刷刷押上了警车,警官走上前来,跟尤里说到:

      “女士,一个人来瑞斯,请尽量走大路,不要走小路,今天不是那位华夏先生报警,恐怕我们赶到时已经找不到您了!”

      “华夏人?报警?您知道他是谁吗?”

      “不清楚,那先生只是说,看到有六个人在跟踪一位女士,带了枪。他是使用公用电话报警的,诺,就那个!”瑞斯警官用手指着对面的电话亭,顺着警官手指的方向,一个红色电话亭安静的矗立在哪里,旁边的人群,看热闹一般注视着这里发生的一切。尤里想看清楚人群中有没有华夏人,但人太多,一点都看不清楚。

      瑞斯警官又在催着她上车,回警局做笔录,无奈,她值得上车。

      等尤里和警车离开之后,人群中,虞城拨通了苏牧的卫星电话:

      “老板,按照您的吩咐,用最文明的方式,保护好了尤里小姐!”

      苏牧:

      “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