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族闯荡记

    《异族闯荡记》

    盘子堆成了小山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五岳联盟大会,在嵩山上的封禅台举行,嵩山派作为东道主,衡山、华山、恒山、泰山四派参加,另有少林和青城派见证。作为武林大会,当然不止这几家门派,只是众多小门小派还没资格参与进这种大派的角逐,只能在一边摇旗呐喊。

      左冷禅作为现今的五岳盟主,开口致辞。

      “诸位,我们五岳联盟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对抗魔教,还武林正道一个公平、正义的江湖。”

      “自从十年前,五岳剑派联盟齐聚黑木崖,削弱魔教嚣张气焰之后,江湖终于迎来了难得的安稳!”

      “这十年来,我们五岳剑派优秀后辈齐出啊。像是华山岳掌门的大徒弟令狐冲,一手剑法出类拔萃,在同辈之中难逢敌手!”

      “但是可惜啊,令狐冲与魔教妖女勾结不清,是非不分,有损我们五岳剑派正道的脸面!”

      一时间,众人热闹了起来,纷纷嘀咕。左冷禅拿令狐冲开刀,在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

      见大师兄被刁难,而师傅还没打算解围,陆猴儿怕嵩山派说出更难听的话,致大师兄于不利,不顾与左冷禅之间身份地位差别,着急道:

      “左盟主,我华山派大师兄已经与魔教妖女划清界限,师傅也惩罚了大师兄面壁思过一年了!”

      左冷禅被打断,有些气愤,但见令狐冲的事暂时也做不了文章,只好跳过,继续道:

      “好,既然岳掌门教徒严格,已经处罚了,那这事就算了!

      更有南岳衡山派莫连山师侄,一首碧海潮生曲,神秘莫测、威力无穷!江山代有才人出啊!

      如今,魔教妖人频频行动,江湖即将陷入血雨腥风之中。

      峙伏已久的魔教教主东方不败若是来攻,我们五岳剑派分散各地,怕是也难以抵挡!

      是时候,我们五岳剑派选出一位德高望重、武功绝顶的人物,担任武林盟主之位,带领各派共抗魔教!”

      。。。。。。

      众人都迷糊了,左冷禅不还是五岳盟主吗?他这是干嘛?

      却见左冷禅继续道:

      “鄙人,近年来渐感力不从心,武艺已经大不如前,决心辞去五岳盟主一位,推荐南岳衡山莫连山担任新的五岳盟主!”

      衡山和华山两派弟子都惊呆了,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时,嵩山派十三太保费彬急忙说道:

      “师兄不可啊!五岳剑派在你的带领下日益强盛,逼得魔教十年不敢放肆!这可都是你的功劳啊!

      莫掌门的音波功虽然厉害,但也不一定是你的对手啊!若是让位给了莫掌门,而莫掌门碰到魔教妖人打不过,甚至不敢面对魔教教主东方不败,那我们五岳剑派就危险了!”

      呃~

      他们唱的这一出戏,莫连山算是看明白了。先扬后抑,既让自己显得高风亮节、提携后辈,又显得自己中流砥柱、不可或缺。既夸了自己,又打压了他人。想要和后辈打一架来稳住自己的地位,甚至更上一层楼让五岳剑派合并,但又不好意思开口直接向后辈约战。。。。。。

      左冷禅此人,原来挺豪迈大气的啊!难道修炼辟邪剑法后,性子也变了?

      众人还是没反应过来场中情况,这时泰山天玑子出场,道:

      “此言差矣!我看莫掌门的功夫就不在左盟主之下,还是大家比划比划,分出胜负的好!”

      看来是武当的冲虚道长不在,天玑子的胆子又大起来了。莫连山猜想。

      眼见莫连山如此被动,而且岳不群也察觉到左冷禅的不对劲,联想到女婿莫连山所说的一些隐秘,以及林平之和劳德诺的事,岳不群猜测左冷禅已经练了辟邪剑法,武功大进。

      作为老丈人的岳不群有必要替女婿解围,并试探下左冷禅的虚实,于是起身,道:

      “左师兄,除魔卫道、人人有责,我们华山派当仁不让。瞧左师兄的风姿,定是功夫大进了!恰巧师弟我最近也是有所悟,可否有资格与左师兄一战?”

      岳不群的这一插手,让左冷禅沉吟。原本辟邪剑法大成的左冷禅没把岳不群放眼里,心里只有莫连山这一个阻碍。但现在认真一观察,发现岳不群确实实力大进。再看岳不群身后弟子带着的琴,左冷禅知道,岳不群定是在音波功上有了突破!

      不过这样也好,在对付莫连山的音波功之前,先打败实力低一些的岳不群,提前熟悉下音波功正面对敌的套路。

      “请~”

      “请~”

      两人飞身来到封禅台中央建立的武斗台上,分两角站好。左冷禅拿着嵩山大剑,岳不群带着琴和剑。

      只见两人同时行动起来。

      “铮~铮~嘣~~”岳不群弹拨琴弦,基础音波功化形利刃飞向左冷禅周身大穴。

      左冷禅用嵩山剑法,一一挑飞这些无行气刃。双方刚开始热身而已。

      眼见基础音波功奈何不了左冷禅,这也是早就知道的事。岳不群开始运起紫霞神功于双手,弹拨起《紫气东来》曲。

      氤氲紫气弥漫于武斗台之上,朦胧之中,一老者骑着青年,缓缓自远方而来。老者面目不清,但给人威严神秘又淡泊名利的感觉。此感觉一出,左冷禅就感觉到不对了,此时一身内力运行极其缓慢、手脚也开始无力,心里的敬畏之情更是越来越重。

      “铮!”

      突然一道气刃自老者身后而来,避开老者和青牛,急速袭向左冷禅。

      若是平时,左冷禅自能轻松避开,就像战斗刚开始的时候一样。

      但此时,手脚无力提不起剑,内力不畅轻功使不出来,一下就让左冷禅陷入危机!

      不得已!左冷禅弃掉手中大剑,掏出三支藏着的细针,使出辟邪剑法的奥义,急速甩出。

      见此突变,满场大惊!

      一支细针打散音波功的气刃,一支细针击断岳不群的琴弦,最后一支细针被危机中的岳不群用布满紫霞真气的手掌挡住,却也是被针刺入血肉之中,受了不轻的伤。

      自此,岳不群的《紫气东来》落败,左冷禅的《辟邪剑法》技高一筹!

      岳不群落败后,《紫气东来》构建的圣人幻象慢慢淡化,但其威势依然还笼罩在左冷禅身上,半天没有恢复过来。

      莫连山也无法乘人之危,约定明日封禅台再斗,决出胜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