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总的追妻火葬场

    《傅总的追妻火葬场》

    贝狄威尔的新生阿格规文的执念史诗结束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家养小精灵瞪着两只网球般的大眼睛,在黑暗中打量着哈利,一颗泪珠从他尖尖的长鼻子上滚落下来。

      “哈利?波特回到了学校,”他悲哀地小声咕哝道,“多比几次三番地提醒哈利?波特——啊,先生,可是,可是您为什么就是不听多比的警告呢?哈利?波特和他的朋友们没有赶上火车,为什么不回家去呢?”

      哈利从枕头上撑起身子,用力地把多比的海绵推开。

      “你在这里做什么?”他沉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赶上火车?”

      多比的嘴唇颤抖了,哈利心头顿时升起了一股怒火。

      “真的是你干的!”他慢慢地说,“真的是你封死了隔墙,不让我们过去!”

      “正是这样,先生,”多比带着哭腔说着,拼命点头,扑扇着两只大耳朵,“多比躲在旁边,等候哈利?波特,然后封死了通道,事后多比不得不用熨斗烫自己的手——”

      他给哈利看他十个绑着绷带的长长的手指,那些绷带泛黄,显得脏兮兮的。

      “——可是多比不在乎,先生,多比以为哈利?波特这下子安全了,多比做梦也没有想到,哈利?波特居然走另一条路到了学校!用了飞路粉,可是破釜酒吧多比不能去!多比不能进去!”

      他前后摇晃着身子,丑陋的大脑袋摆个不停。

      “多比听说哈利?波特回到了霍格沃茨,真是大吃一惊,把主人的晚饭烧煳了——好厉害的一顿鞭打,多比以前还没有经历过,先生…”

      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哈利重重地跌回到枕头上。

      他感到胸腔里的怒火冷却成了刺骨的寒冰。

      “小精灵,也并不一定都是对主人言听计从的…”

      哈利想起了从女贞路逃离的那一夜,尤金在车里对自己说起的话。

      很显然,多比就是一个并非对主人言听计从的小精灵,而哈利也亲眼看到了他身上那些令人触目惊心的残酷惩罚…

      可如果多比的确是为了哈利好才擅作主张的话,背后指使他的那个残酷的主人,难道真的是…

      “你差点害得我被学校开除,”哈利灵光一闪,故作暴躁地说,“你最好趁我骨头没长好赶紧躲开,多比,不然我会掐死你的。”

      他想要想个主意,弄明白是不是马尔福家族指使了多比,却只见多比淡淡地一笑。

      “多比已经习惯了死亡的威胁。多比在家里每天都能听到五次。”

      他用身上穿的脏兮兮的枕套一角擤了擤鼻涕,那模样显得可怜巴巴的,哈利觉得他心中的那种猜测似乎愈发呼之欲出了。

      “你为什么穿着那玩意儿,多比?”

      他好奇地问,扯出了另一个话题。

      “这个吗,先生?”多比说着,扯了扯枕套,“这象征着家养小精灵的奴隶身份,先生。只有当多比的主人给他衣服穿时,多比才能获得自由。家里的人都很小心,连一双袜子也不交给多比,先生,因为那样的话,多比就自由了,就永远离开他们家了。”

      “是这样,”哈利了然地点点头,接着说道,“我在霍格沃茨也认识一些小精灵,可是他们的衣服似乎更加干净一些。”

      多比又是惨然一笑,眼神中满是悲哀。

      “他们有着仁慈的主人…先生,”多比擦了擦鼓凸的大眼睛,突然飞快地说道,“可是哈利?波特必须回家!多比原以为他的游走球肯定能使——”

      “你的游走球?”哈利闻言,脑袋中一阵怒火又腾地蹿了起来,“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的游走球?是你让那只游走球来撞死我的?”

      “不是撞死您,先生,绝对不是撞死您!”多比惊恐地说,“多比想挽救哈利?波特的生命!受了重伤被送回家,也比待在这儿强,先生。多比只希望哈利?波特稍微受一点儿伤,然后被打发回家!”

      “哦,就是这些?”哈利气愤地问,“我猜你大概不会告诉我,你为什么希望我粉身碎骨地被送回家,是吗?”

      “啊,但愿哈利?波特知道!”

      多比呻吟着,更多的眼泪滚落到他破破烂烂的枕套上。

      “但愿他知道,他对魔法世界里我们这些卑微的,受奴役的小人物意味着什么!多比没有忘记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人势力最强大时的情形,先生!人们像对待害虫一样对待我们这些家养小精灵,先生!当然啦,他们现在仍然那样对待多比,先生。”

      他承认道,又在枕套上擦了擦脸。

      “可是总的来说,自从你战胜了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人之后,我们这些人的生活已经大有改善。哈利?波特活了下来,黑魔头的法力被打破了,这是一个新的开端,先生。对于我们中间这些认为黑暗的日子永远不会完结的人来说,哈利?波特就像希望的灯塔一样闪耀着,先生…现在,在霍格沃茨,可怕的事情就要发生,也许已经发生了,多比不能让哈利?波特留在这里,因为历史即将重演,密室又一次被打开——”

      多比呆住了,惊恐万状,接着便从床头柜上抓起哈利的水罐,敲碎在他自己的脑袋上,然后摇摇晃晃地消失了。一秒钟后,他又慢慢地爬到床上,两只眼珠对着,低声嘟哝着说:“坏多比,很坏很坏的多比…”

      “这么说,确实有一个密室?”哈利小声问,“而且——你说它以前曾被打开过?告诉我,多比!”

      小精灵多比的手又朝水罐伸去,哈利一把抓住他皮包骨头的手腕。“但我不是麻瓜出身的呀——密室怎么可能对我有危险呢?”

      “啊,先生,别再问了,别再追问可怜的多比了。”

      小精灵结结巴巴地说,眼睛在黑暗中大得像铜铃。

      “这里有人在策划阴谋,在事情发生的时候,哈利?波特千万不能待在这里。回家吧,哈利?波特。回家。哈利?波特绝不能插手这件事,先生,太危险了——”

      “那是谁,多比?”哈利说,同时牢牢地抓住多比的手腕,不让他再用水罐打自己的脑袋,“谁打开了密室?上次是谁打开的?”

      “多比不能说,先生,多比不能说,多比绝对不能说!”小精灵尖叫着,“回家吧,哈利?波特,回家吧!”

      “我哪儿也不去!”哈利烦躁地说,“我最好的一个朋友就是麻瓜出身的(他飞快地瞥了一眼尤金的床铺),如果密室真的被打开了,他是首当其冲——”

      “哈利?波特愿为朋友冒生命危险!”多比既伤心又欢喜地呻吟着,“多么高贵!多么勇敢!但他必须保住自己,他必须,哈利?波特千万不能——”

      多比突然僵住了,两只蝙蝠状的耳朵颤抖着。

      一片黑暗之中,他网球大小的双眼凝视着哈利,一言不发,小精灵面无表情的样子哈利后背上的汗毛瞬间炸起——他的心中油然升起了一种极度危险的预感。

      “...多比?”

      “是的,哈利·波特必须离开这里…”

      答非所问,多比喃喃地说道,双眼中闪烁着一种异样的光芒,缓缓地抬起了一根满是绷带的手指,指向了哈利的眉心。

      “哈利·波特必须回去安全的地方去…对不起,先生…”

      哈利这才恍然大悟,可是一切已经来不及了——多比要对他念咒,可是他连魔杖都不在手里!

      就在这时,隔壁病床白色的帷幔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响动,一道蓝紫色的光芒瞬间飞向了多比,这只小精灵眨眼间跌落了哈利的床铺。

      惊魂未定,哈利转过头去,发现尤金·戴克哈德半跪在自己的病床上,身上穿着病号睡衣,手中的魔杖还指着多比消失的方向。

      “尤金!”

      “睡得还好吗,哈利?”

      尤金转了转僵硬的脖子,右手五指灵活地转动魔杖舞了个杖花,就像是在玩弄着一只匕首一样,对哈利歪头愉悦地一笑。

      “可是你怎么,”哈利惊喜地睁大了眼睛,“庞弗雷夫人说你中了恶咒…”

      “我是个阿尼玛格斯,”尤金骄傲地轻哼了一声,走下病床拍了拍衣服上并不存在的尘土,“没有任何变形魔咒的‘走火’可以伤害到我。”

      “你是故意弄伤自己的,”哈利恍然大悟,“是为了能住进医院!”

      “为了这个,我不得不对自己念咒,肿得跟克拉布和高尔一样…天呐,我可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尤金自嘲似的眨眨眼,然后插起腰对哈利挑了挑眉。

      突然之间,他一下子向着身侧趴了下去,哈利下意识地缩了缩身子,却发现一只床头柜笔直地飞向了尤金,随着一声巨响撞碎在了他身后的墙上。

      “哈利·波特必须回家…”

      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诡异地传来——是多比,这只脏兮兮的小精灵佝偻着身体,瘦小的躯体中却仿佛充满着难以想象的强大魔力。

      他抬起了一只手指,身后的一张空病床缓缓地漂浮了起来。

      “多比!不要!”

      哈利惊恐地看着多比,然而那张病床的目标却并不是尤金,只见多比转过头看了哈利一眼,病床瞬间向着哈利飞了过来,裹挟着呼啸的烈风,在他的视线中变得越来越大——

      “嗖!”

      一道红光从侧面击中了病床,把它变成了一片片飞舞的纸张,尤金躲藏在一架高大的魔药柜后面,随即立刻又向多比射出了一道蓝色的魔咒。

      小精灵不慌不忙地打了个响指,尤金的魔咒在他的面前消失了。

      “哈利·波特的朋友,”多比转过头对尤金尖叫着,“不要阻止多比,先生!不要阻止多比!”

      “只怕是我不得不阻止你了,多比。”

      尤金说着,右手的魔杖敲了敲身边的一张病床,病床瞬间扭曲了形态,化身成了一只棕熊大小,造型粗糙的石兽。石兽发出了一声慑人的低吼,随即猛然冲向了惊讶的多比,撞开了一架格挡病床的金属床帘,然后狠狠地扑了上去——

      “轰!”

      骤然间,石兽被炸得四分五裂,多比的魔法让它变成了一地的碎块。

      紧接着,多比射出的又一道橙光击碎了尤金藏身的魔药柜,让他不得不险而又险地翻滚躲避到了一旁。

      “哈利·波特的朋友!”

      四散的粉尘中,多比的身躯化为了黑色的轮廓,他的声音听上去既像是在恐吓,又像是在哀求。

      “不要阻止多比!多比不想伤害你,求你了!”

      “你想要求我,然后又要弄死我们!何必多此一举呢!”

      从地上爬起身来,尤金大声地咆哮着,多比痛苦地摇着脑袋。

      “多比不是,先生,多比并不想…”

      “多比!究竟是不是马尔福逼迫你这么做的!”

      哈利躲在自己的病床后面,恰到好处地高声喊道。

      他的这一句话让多比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随后,小精灵颤抖得更厉害了,丑陋的大脑袋不停地摇晃着。

      “多比不能说!先生!多比不能暴露主人的秘密!”

      “啊哈,”尤金得意地一甩散乱的头发,“那么的确是这样的,不是吗?”

      “求你了,先生!不要再问多比了!”

      “可以。”

      哈利惊讶地看向了尤金,只见他站直了身体,随即打了一个响指。

      “啪!”

      另一个家养小精灵突然出现在了医务室中,借助投射入窗户的月光,哈利隐隐约约地看到他身上的“衣服”上贴满了密密麻麻的邮票。

      “入侵者!下流坯!肮脏的窃贼!”

      那个小精灵尖声怒骂着冲向了多比,两只小精灵随即在地上扭打在了一起。哈利也听出了他的声音——他是霍格沃茨厨房的小精灵波奇。

      “多比不是窃贼!多比不是!”

      “波奇都听到了!少爷让波奇躲在医务室里!波奇听得一清二楚——是你伤害了波特少爷!是你的游走球!”

      家养小精灵的魔力非常强大,比起很多成年巫师都要强上很多,然而此时两只家养小精灵却像是流浪汉一样在地上厮打着,并没有使用魔法——哈利看到波奇骑在了多比身上,双手像拔萝卜一样狠狠地揪着他长长的耳朵。

      “把他抓起来,波奇,”尤金不慌不忙地看着热闹,双手抱在胸前微微一笑,“别让他跑了。”

      “遵命!少爷——啊!”

      然而谁也没想到的是,突然之间,原本占据上风的波奇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巨力远远地向后打飞,撞倒在了尤金的身上。

      不止是哈利,尤金也傻了,然而似乎更加惊讶的却是多比,他茫然地站起身来,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随即,他猛然间看到了尤金倒地之后,从他的病号睡衣兜里掉出的那个黑色的日记本,家养小精灵瞬间跑了过去,捡起了那个日记本——

      “多比!”

      哈利发出了一声尖叫,“啪”的一声,多比却眨眼之间不见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