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宗门不太行

    《这个宗门不太行》

    今天就暂时放过你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柳诚言简意赅的说道:“我要去余杭出差,三天,部署软件,那边有三台web服务器需要部署。”

      你又不送一血,跑去香江过你布尔乔亚生活去吧,问那么多干啥。

      他对着跟着陈婉若身后的韩景芝十分客气的打了个招呼:“伯母好。”

      柳宏辉和陈长林在年轻的时候,是过了命的交情,甭管之后发生了什么,那都是交情。

      为了他爹的尊严,柳诚也不愿意闹得那么难堪。

      类似于没有家教的孩子,这些话要是从韩景芝口中说出,传到了爹妈的耳朵里,柳诚可以想象到倔强的父亲,会是怎么样的心态。

      陈婉若无法切割她和家庭的关系,柳诚自然也无法切割自己的家庭关系。

      他爹桃李满天下,柳诚觉得他爹蛮成功的,但是这个社会对成功的定义是钞票有多厚,柳宏辉也不认为自己成功。

      所以柳诚,嗜财如命。

      “我的飞机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到了,你们聊,我先走了。”他抬手看了看时间,十分礼貌的告别。

      陈婉若抓住了柳诚的衣角,没让他离开,转过头对着韩景芝问道:“真的吗?妈,我可以去余杭玩两天,再去香江吗?”

      韩景芝打量着柳诚,开口说道:“去吧,先去买票,退票的事,交给阿标去做就是了。”

      “真的吗?”

      陈婉若放开了柳诚,拿着机票和身份证、通行证欢呼雀跃的说道:“好了,我去购票,诚诚,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柳诚目瞪口呆,愣在原地,抬头看了看天,艳阳高照,他是真的怕一道晴天霹雳砸下来,把自己劈死。

      他看着韩景芝的表情变得严肃,他思考再三问道:“你不一起去吗?让陈婉若和我自己单独去余杭?”

      韩景芝摇了摇头,面色有些疲惫的说道:“我得先去香江,那边还有点事,婉儿玩两天也没关系。”

      柳诚倒吸了一口冷气,什么特么的叫没关系!很有关系的好不好!

      他不可思议的问道:“你女儿上次去上海,你还嘱咐两句,现在嘱咐都不嘱咐了?”

      有你这样当妈的吗?羊入虎口你晓得不!

      你这个样子,人设崩了啊!

      韩景芝没说话,只是看着陈婉若蹦蹦跳跳的模样,失神的说道:“她开心就好。”

      她十分的疲惫,虽然她女儿一直口头上说没事。但是日渐消瘦。

      本来还有点婴儿肥的脸庞,似是被刀剜掉了一块肉,每日里辗转反侧,到黎明的时候才会昏昏入睡,又会忽然在梦中惊厥,醒了之后,又是在房间里发呆,一发呆就是一整天。

      不知道饿,也不知道渴,抱着膝盖,一坐一整天。

      黄昏公主的林克已经很久没有闯过新的关卡,总是在死亡和死亡之间徘徊。

      书架上的书落满了灰尘,自高考成绩出来那天之后,她就再没翻动过一页。

      若非陈婉若日渐憔悴,就像是时间静止了一般。

      她作为母亲,看着女儿如此模样,能不心疼吗?

      直到此时,机场遇到,陈婉若脸上的笑容,瞬间击垮了韩景芝内心所有的防线。

      机场偶遇?

      陈长林给柳宏辉打的电话,打听柳诚的近况,才知道柳诚今天去余杭。

      她的飞机在下午。

      随她去吧,开心就好。

      那个每天没心没肺的笑的前俯后仰的陈婉若,才是自己的女儿。

      柳诚看着陈婉若靓丽的背影,问自己有没有那个定力,不做渣男,拒绝陈婉若一起去余杭?

      就算他有,陈婉若是个独立的人格,她去哪儿,自己管得着?

      她爹妈都管不住!

      “她想要什么,我们都会给她。”韩景芝说了一句不明不白的话。

      柳诚却听得明明白白,韩景芝还是韩景芝,她压根就不在乎,大户人家思维,只要女儿开心。

      韩景芝继续说道:“你是男人,在外面护着点她。”

      “哦,好。”

      “诚诚,你在那边定好酒店了吗?”陈婉若查看着证件和飞机票,轻声问道。

      “订好了。”柳诚下意识的回答道。

      陈婉若轻声说道:“我要和你住在一起。”

      柳诚忽然意识到,陈婉若之前说的再不做点什么,不仅仅是打电话发短信,而是她之前反复提起的更进一步。

      陈婉若的做点什么,是要留给柳诚一个念想。

      他又不是柳下惠,坐怀不乱。

      “好。”柳诚揉了揉陈婉若的脑袋,他思考了片刻,要是李曼要刀自己的时候,应该说什么?

      是对方主动的?

      李曼会信吗?

      希望李曼刀自己的时候,能把刀磨快点,依据他的经验,刀越钝,反而越疼。

      人类这一物种古老,可人始终幼稚。

      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

      陈婉若挎着柳诚的肩膀,笑眯眯的说道:“走了!”

      “嗯。”

      柳诚伪装青年的游戏结束,大号上线以来,就认清了现实。

      他真的是渣男啊。

      渣男想上岸,就好比偷了腥的猫不再偷腥一样,可能吗?

      他和陈婉若走进了候机室,等待着飞机的到来。

      李曼在返程的出租车上,忽然坚定的说道:“柳诚想让我陪他去的,我感觉的到。我是不是…太胆怯了?”

      柳依诺看着李曼的神情,满是笑容的说道:“那就去呗。”

      这傻丫头,真好。

      李曼撅着嘴,戳着座椅说道:“可是…可是,学校还有事情,哎呀!这么好的促进感情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

      “去了余杭,他忙他的呗,我照顾他的生活,两个人的感情不是自然升温了吗?”

      “擦枪走火了怎么办?”柳依诺郑重的问了一个问题。

      李曼略带害羞的说道:“反正最后都是要给他的,早晚的事嘛。”

      “可是,可是这样,我是不是就显得太轻浮了,太容易得到了?哎呀,好纠结啊!姐姐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柳依诺满是笑容。

      这个李曼现在满脑子都是柳诚,是个良配。

      李曼看着窗外愣愣的出神,她在招生办还有工作,校内勤工俭学的机会,都是抢来的,而且也是履历的一部分。

      “我觉得你应该勇敢些。”柳依诺十分肯定的说道。

      ……

      “下了飞机一个小时的车程,到入住的酒店,你要是累了就休息会儿,我要去趟奇酷网络。”柳诚拉着两个人的行李箱,说着行程。

      他们已经下了飞机,余杭的夏天很美。

      天空碧蓝如洗,如同一颗蓝宝石一样,晶莹剔透,而太阳也足够的毒辣,炙烤着大地,还未出门,就感觉到了腾腾的热浪,还有一股潮湿感。

      机场外的绿植极为茂盛,揽客的出租车极多。

      陈婉若忽然点起了脚尖,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道:“那你晚上要早点回来啊,我亲戚刚走了三天哦。”

      “那岂不是可以内…”柳诚咳咳的止住了自己的话,小丫头片子应该还不懂什么安全期之类的事情,他还是不要打破这份美好的好。

      他就是习惯了而已。

      柳诚略微有些尴尬的说道:“晚饭想吃什么?”

      陈婉若的脸颊像是抹上了一笔晚霞:“内什么?”

      “当然是内部团结,一个单位,一个班子,只要大事讲原则,小事讲风格,多一些信任,少一些猜疑,多一点沟通协调,少一些单打独斗,就一定能加深了解,增进内部团结。”

      陈婉若哈哈的笑了两声,简直是满嘴胡邹,她戳了戳柳诚的指间说道:“你当我三岁孩子吗?不可以哟。但是如果你请我吃好吃的话,我可以考虑一下。”

      一个一脸纯真的小丫头,满脸通红,甚至连脖子都是羞意的姑娘,一本正经的开车,是什么模样?

      柳诚深吸了一口气,正事要紧,大餐不急。

      陈婉若一路走,一路戳着“男友”的胳膊,她的手指头都在抖。

      陈婉若贪恋和柳诚在一起的时光,无微不至的关怀,那种若即若离,就在眼前,却又仿若在天边的神秘感,都让她欲罢不能。

      她哪怕是知道柳诚一直在骗她,她现在也不在乎了。

      “两个人能够在茫茫人海中走到一起,是天大的缘分呢。”陈婉若忽然垫着脚,亲了一下柳诚脸颊一下,欢快的笑了起来。

      这一笑,仿佛就是再次拥有了全世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