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从斗破开始打卡

    《无敌从斗破开始打卡》

    你们先顶住,我去下点药!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一大早就去喝酒,邀饮的还是一位美女?

      何南北之前没经历过,估计今后也不会有。

      但美女都把自己堵在家里了,他好像不得不去。

      何南北从来都不忍拒绝别人的。

      有人请客,毕竟是件愉快的事,何况是被一美女请?

      天色尚早,名叫“大辣椒热面皮”的早餐店里,是一家主卖汉中特色小吃的中型餐馆,人还不多,但店里已经热气腾腾。

      店主人冲着每个食客都微笑,然后第一句都是很亲热的那句,两个字:“来了?!”

      简洁的问候,却让人觉得是很久的老朋友见面一般,然后店主人才会问你要什么。当你的要求说明白后,店主人会冲着店内大喊:“一大一小,辣子少,两茶鸡蛋,两菜豆腐……”。

      文字用到最少,意思却都传达到了。一会儿,店里的女店员端上来的,一样样的门清,绝对不错。

      何南北和留影走进店里的时候,店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大家都齐刷刷地抬头看他们。

      一个小伙子陪着一大美女来吃早餐,本来没什么稀奇的,大家既然这样关注,那一定是这两人很特别了。

      南北知道自己并不特别,那就是这个美女特别了。

      这美女有什么特别呢?

      南北看看大家,又看看留影,心里嘀咕:估计就是美女太美了吧?

      一个男人旁边有一大美女,这个男人总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舒坦。

      但南北并不舒坦。

      因为他发觉,与其说是他在陪留影进餐,不如说是他被留影“押着”走进了店里。进店那一瞬间,留影紧紧抓着他的手臂,那感觉就特别明显。

      被“押着”吃饭,哪怕是有美女相陪,也不会舒坦。

      一碗热面皮,一碗菜豆腐,还有一茶鸡蛋。

      两份一模一样。很普通的汉中早餐。

      两个土碗,一瓶西凤酒,然后一阵哗啦啦的声响后,土碗里各盛了大半碗清冽的白酒,酒香扑鼻而来,在清晨中显得特别尖锐,简直一闻就醉。

      这就不普通了。

      “一大早就喝酒?”

      “是,来一碗”。白净柔嫩的手,抓住土碗,白得耀眼。然后碗一翻,酒已干。

      “我不太会喝酒。”

      “知道,来一碗。”

      “一碗我就醉了。”

      “知道,就是要你醉。”

      “这是早晨,有必要一醒来就醉?”

      “越早醉越好。”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灌醉我?”南北有点急,直接质疑对方的目的。

      “因为我是为你好。”留影大大的眼一片沉静,她的声音很温柔。

      南北瞪大了眼,他有些愤愤地定定地直视着留影的眼,然后毫不避讳地将她从头到脚地打量起来。这是一位身材妖娆的美女,虽然中等个子,却让人感觉个子挺拔,特别耐看,她脸白,一看就觉得柔滑;眼大,水汪汪的似乎会说话。

      她全身着黑色,黑衣黑裤黑鞋,上衣是有连衣帽的那种,早晨在南北的卧室里,她一定是将帽子套上的,所以南北第一眼看见她,还以为她是蒙面人呢,现在她将帽子放下,随意地搭拉在肩上,显得活泼灵动;下身着紧身牛仔裤,衬托出一双美腿,咋看咋美,美得让人不能逼视;脚上一双典雅的黑色运动鞋。全身紧致、柔顺,给人一种柔和的舒坦的美。

      她走到哪里,哪里似乎就有一种淡淡的光晕围绕着她,她现在坐在那里,那里似乎就明亮了很多。什么是“眼前一亮”,原来就是这种感觉!

      这完全是一女神级的美女呀,平常要能邂逅这种美女,南北岂不美死了?追赶黏贴都唯恐不及呢,可今天是咋了,居然有这种美女来纠缠自己?不,她简直就是在骚扰。

      骚扰?纠缠?南北想到自己居然会和这两种行为相关联,而且自己还是被骚扰纠缠的对象,而其行为实施者,居然是一超级大美女?

      这就让人感觉特别荒谬了,南北就觉得自己还在梦里,还没醒来。

      “你看够了没有?”

      “没看够,看不够。”南北口里喃喃地,他没有发觉,自己已经盯着留影的脸,一口喝完了一碗白酒。

      一口一碗,南北是不可能的,以往从来没有过,但今天不知不觉间,就做到了。

      “再来一碗……然后说说你的梦。”

      土碗嘭地轻碰了一下,白皙的手端着酒碗,这回是慢慢地送到了那花朵一样的嘴前,轻轻一翻,酒又干了。这样喝酒真美,是意境美。

      “干!我的梦……”

      南北发觉,自己就像入魔了一样,爽快地举起酒碗,爽快地将酒倒进了嘴里,灌进了胃里,然后酒似乎进入了他的脑子里,他感觉有一种美好的迷糊,在他脑子里慢慢升起,然后一切变得有意思起来,他开始变得有些兴奋,他兴奋着想讲些什么。

      “嗯,你的梦,你梦见了什么。”

      “我,我梦见……”南北舌头变得有些僵硬,但他有一种强烈的讲述的欲望,他正要顺着留影的思路开始聊聊,然后他的胃里突然一阵翻江倒海,他的嘴,像听到了胃的指令,突然张开,做好了喷射的准备。

      “对不起,对……”南北急忙用手捂住嘴,为了不让大家看见他的难堪,他跳起来,急忙朝卫生间冲去。

      酒可以喝,酒醉可以吐,但到卫生间去吐才是好汉。

      “南北!……”

      南北听见身后留影在叫他,但他已经顾不得答应她,他也没法答应她,他一把拉开卫生间的门,然后箭步冲到马桶前,天崩地裂地吐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