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伏天花解语

    《叶伏天花解语》

    星崎未来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既然梦魇兽的事南无管定了,那么问题来了她要怎么管啊。

      这件事情可难坏南无了,南无并非是无所不能的,管管下界的动物精怪是手到擒来,但是这梦魇兽来自神界,还是那种鲜有典籍记载的,这着实让南无犯了难。

      要不是看在啸天的面子上也不至于揽下这破事。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请进。”

      判官跟白泽一起推门而入。

      这是什么组合,他俩什么时候勾搭在一起了,有基情。

      南无心中充满疑惑。

      “有事?”

      “般若主,今日梦魇兽出没,白泽略有耳闻。”

      白泽这话直接表明:你们俩打电话的时候我就在旁边。

      “白泽,你跟判官是旧相识?”

      “算不上,以前打过照面,但并不熟悉,今日见判官也是因为南冥的一些事务。般若主,在北冥呆了那么久白泽也并非是只管理财政,听闻梦魇兽作乱人间,我也许可以帮上忙。”

      南无一听乐坏了:这可真是捡到宝了,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呢,作为掌管六界的天帝共主可是要什么都懂得,白泽可是老妖精的得力干将,这四舍五入白泽就是百宝书了呀。

      南无乐呵呵地说道:“白泽,你倒是说说看。”

      “今日判官有说到捕梦网,捕梦网是神界的神器,以前这东西在神界不稀奇,可是自从织女被贬之后就变成了稀缺资源。”

      “这点我已经清楚了,我想知道捕梦网对于梦魇兽有什么用处?确定有用的话不管多难都要搞到一个。”

      “捕梦网简单点说就是另一种形式的梦魇兽,只不过一个是死物一个是活物,睡觉时旁边挂着捕梦网会有美梦,这与梦魇兽的食梦异曲同工。神界有许多神仙都被噩梦所扰,在捕梦网稀缺的情况下梦魇兽慢慢的自然而然成了替代品。要是现在这么稀缺的捕梦网竟然在人间出现,梦魇兽一定会现身,一探究竟。”

      南无算是明白了:怪不得啸天会说自己因为噩梦食月,原来是在织女被贬之后捕梦网这种稀缺之物啸天自然是没有资格拥有的,只能依靠梦魇兽帮忙了,那这一切都可以说得通了。

      “那么说来梦魇兽其实对于神界来说还是挺重要的。”

      “是的,神界的仙人们有九成是参加过神魔大战的都被噩梦所扰,梦魇兽在神界食梦足以满足自己的食量,所以极少去人间食梦,偶尔去人间食梦也仅仅是想换换口味罢了。”

      “难道这梦魇兽恃宠而骄,觉得噩梦味道不好了?”南无大胆推测着。

      “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但白泽认为还有另一种可能。花神容音极其宠爱她的女儿枭莲,在她成为魔界储君那天将梦魇兽当做礼物送与她,这小魔女的名声白泽早有耳闻,在魔界的时候就为非作歹,时不时还偷跑人间捉弄凡人,现在在天上也是这般,现在梦魇兽一改往日习性极有可能跟枭莲有关。”

      跟着花神容音的时候十分温顺,现在换了小魔女当主子,说不定这性子也变了,这个解释更贴合些。

      “对于枭莲的一些“光荣事迹”有所耳闻,目前看来枭莲是关键啊,但现在还没到不得不教训小魔女的地步,咱们先从捕梦网着手吧。”

      “般若主,判官有话说,现在拥有捕梦网的也就神界的几位大仙了,捕梦网对他们来说可是珍宝,他们是不会轻易借出的,只能另想办法。现在是六月初七,还有一个月便是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日子,到时候织女出现请她帮个忙应该不难。”

      “判官,你觉得是你脸大还是我脸大,人家织女一年一度会情郎的日子,你让人家给你织捕梦网,你觉得可行吗?再说了一个月你等得及,我可等不及。”

      其实南无知道请织女帮忙是更艰难的事情,要是简单的话,凭借赤脚大仙在神界的地位他不会想到请织女织鞋,成天赤脚吗。

      “般若主,判官失言了。”

      “白泽,我问你,赤脚大仙手里有捕梦网吗?”

      “赤脚大仙是品阶上三元的神仙,那自然是有的。”

      “嘿嘿,那这样的话就好办了。”

      南无的心中已经有了解决方案。

      “白泽,你跟我去天上一趟。”

      “天上?般若主,这你可就难为我了,现在的我上不了了。”

      “害,一时得意,忘记你被贬了,没办法我还是自己去吧。”

      南无真的是不喜跟六界各族打交道,没办法,只能自己去了。

      “般若主,也不用这么麻烦,刚刚判官的话提醒我了,现在是六月初七,鹊桥的搭建工作已经开始,赤脚大仙因为某些个人原因是鹊桥搭建的监工,不用上天就能见到他了。”

      南无的脑袋瓜子运转的何其快,结合啸天的话她立马理解白泽所说的个人原因是啥了,还不是因为要请织女给他织双合脚的鞋子,看来这赤脚大仙并非是身居高位就恃强凌弱的主。

      南无对赤脚大仙的好感度顿时蹭蹭蹭上升。

      “你怎么不早说,浪费时间。”

      “我也是刚想起来。”

      “你们等我,我去趟冥地就回来。”

      七月初七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织女被贬遥远的银河宇宙,而牛郎远在弱水河畔,一个在世界这一边,一个在世界那一边,这是六界之中最远的距离了,神界除了被贬神仙之外任何神仙都去不了银河宇宙,赤脚大仙作为鹊桥的监工,自然只能在弱水河畔也就是冥地了。

      说完南无就没影了,她就是这么风风火火。

      “白泽,看来你新招揽的啸天很是给力啊。”

      啸天作为判官的宝贝女儿小九儿喜欢的对象,判官定然要把啸天好好调查一番,这其中自然包含啸天与梦魇兽之间的渊源了,南无能这么快消化白泽的话自然是已经在啸天那里只晓这一切了。

      因为这件事情,判官对啸天有了一丝好感,在人品这一方面啸天算是过关了。

      天狗食月是啸天的秘密,一般人就算对方是自己的恩人也不会轻易将自己的软肋暴露出来,更别说梦魇兽也只是凑巧帮忙了。

      “那是自然,别的不说啊,你看人的眼光不如你家闺女。”

      “白泽,你别想转移话题,我发觉你真的不愧是万年的狐狸,狡猾奸诈的狠,想必你已经想好怎么说服般若主同意你的计划了,而这个方法里不需要我,让我过来也只不过是为了捕梦网的事情。”

      “知我者判官也。”

      白泽其实一早就规划好了,与判官不加掩饰一同前来先不谈自己的计划,只谈捕梦网,让南无知晓自己是六界百科全书,顺其自然解决捕梦网的事情。白泽也不需要担心般若主怀疑他俩早就认识,因为一早白泽就说过因为一些公事才跟判官一起的,南无是一个不愿欠人情的主,只要梦魇兽的事情解决,白泽是第一功臣,南无定会答应他的计划的。

      白泽以为在这所有事情结束之后判官才会发觉,没想到判官竟然这么早就发觉了。

      看来这么些年判官也并非在南冥享清闲,成长了不少,既然这样可以挑个适合的时间告知判官一些事情了。老伙计,咱们又可以一起并肩作战了。

      想到这里白泽忍不住笑了。

      “你这家伙又在盘算了。”

      “别害怕,我只是觉得当初我认识的傻大哥变了。”

      “哟,看来我还要谢谢你对我的认可哟。”

      “不客气。”

      “你......”

      “好了,不说了,万一般若主这时候回来就不好了。”

      “判官,南宅都来了,不去看看你的宝贝女儿?”

      “你怎么不早说?已经三天没有见到我的宝贝闺女了,她在哪里,快带我去见他。”

      “南宅你不应该比我熟悉吗,反到问我?”

      “算了,问你也是白问,我自己去找吧。”

      “我劝你还是不要去的好,万一撞上你的宝贝闺女跟啸天亲亲我我可就不好了。”

      “你个死狐狸,竟然这么说我的小九儿,你放心,我家小九儿可听话了,你说的绝对不可能发生!”

      “要不咱打个赌?”

      “赌什么?”

      “就赌小九儿这会儿有没有跟啸天在一起,赌注就是谁输了谁给对方当一个月的仆人,我赌他们在一块儿。”

      “我赌他们不在一块儿!”

      “走吧,揭晓答案去。”

      “走就走,谁怕谁。”

      “判官,别怪我别提醒你啊,到时候不要太伤心啊。”

      “放心,不会的,你就等着当个小男仆吧。”

      “走着瞧。”

      另一边大厅里可是一片欢声笑语。

      小九儿,黑白无常一起有说有笑,小九儿脸上挂着笑容,明显比之前开心多了。

      一打开客厅的门,判官以最快的速度扫了一下:“老狐狸,我赢了,你输了。”

      “好吧,我输了,愿赌服输,没想到啸天那小子还真忍得住。”

      啸天已经来南宅几天了,但是他一直遵守着跟黑白两兄弟的约定忍着没见小九儿,有意避开小九儿,黑白两兄弟也没有将啸天在南宅的消息透露出去,所以到目前为止小九儿一直不知道啸天也在南宅。

      所以这场赌约毋庸置疑判官赢了。

      “阿爹,你怎么在这里?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啸天他在这里?”

      判官脑袋瓜子嗡嗡的,这都啥事啊,我怎么感觉又被套路了呢?

      “老狐狸,你又套路我?”

      “天地良心,我只是跟你打了个赌,还输了一个月的劳动力。”

      白泽给了小黑一个眼神,小黑立马接受到,对着小九儿说道:“本来觉得直接告诉你对不起判官大人,现在看来判官大人已经看开了,就告诉你吧,啸天在南宅。”

      “什么,小黑哥你说的是真的吗,啸天真的在南宅,他在南宅怎么不来见我?”

      “这不害怕判官嘛!”

      “你个黑小子,你可别挑拨我们父女两的关系,啸天这小伙子人品还行,至于其他的需要在考察考察。”

      “阿爹,你真好!”

      小九儿一下子蹦起来抱住判官。

      “不生阿爹气了?”

      “不生了,您是世界上最好的阿爹。”

      “好了好了,这样他们该笑话你了。”

      “判官大人不好意思了,放心,我们已经习惯了。”大白说道。

      “我的判官大人,别在这儿跟闺女腻歪了,咱们该回去了。”

      “回去?回哪儿?”

      “做仆人可不得搬去跟你一起住嘛?同僚们再见了,一个月见。”

      判官一秒愣住。

      “别愣着,走啊。”

      就这样白泽乱拉带拽地带着判官走了。

      “小九儿,你爹跟白泽认识?”

      “不认识啊。”

      “那他俩搞得好像有一腿似的。”

      “什么叫他俩有一腿,大白哥你可别吓我。”

      “我就开个玩笑,不要当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