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罪之沐

    《神罪之沐》

    第八卷即将收尾写给读者的几句话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盛京城内突然间就燃起了大火,火势是异常的凶猛,这突如其来的大火惊呆了城中的百姓,王宫里面连续的发出了多道昭诰:王上倡导臣民齐心协力的共举水桶,一起灭火……。

      城中的富户们早已经收拾好了细软拥向城门,而普通百姓也是扶老携幼的冲向富户们逃离的方向……。老百姓们凭着多年的经验已经懂得了:“官家富户们去哪,咱就跟着去哪,肯定有好处,谁要是慢了一步谁就得吃亏”。

      盛京本来是有八个城门的,可是自始至终只是开启了三个,即:南门、北门、东门,这三个城门是日夜的畅开,更是可以随便的进出,唯有一条规定,那就是不允许任何人带着武器进城,就连扁担也必须是五尺以下方才可以带入。

      这次起火的主要位置,是靠近西城门的那一片,西城门每年就开启三次,都是朝廷纳岁贡的时候才开启,分别是各个属地来交岁银的时候开一次,再就是王上向各属地收纳贡粮的时候开一次,最后就是火炭司运送木炭的时候再开启一次。

      西城门附近是严禁闲杂人等靠近的,百姓们也都形成了不去西城门的习惯,所以这次西城门失火,老百姓们还是在躲避,谁都唯恐惹上事非,就更别提是去救火了。

      当城内的百姓们看到有官家富户拥向城外时,于是他们也就跟着一起逃跑!有的人甚至还用牛车拖拉着家私和用度,常年开启的那三个城门瞬间就被堵的水泄不通!

      王上用烽火召回的甲军也被堵在了城门的外面是寸步难行。被堵在城内的人群动弹不得,刹那间,城内就响起了震天的哭喊声,加上城西那火光冲天的景象和半空中滚滚的浓烟,整个盛京城简直就尤如是人间地狱。

      过火面积似乎越烧越大,火势已经逼近了王宫。于是,宫里面就再下昭把八个城门都统统的打开。所有的城门都打开之后,盛京城内的百姓皆都逃离贷尽,官家富户们多数也是逃之夭夭。现在的盛京城,除了那些宫里人,几乎就成了一座空城。

      待城内的百姓都逃离之后,城外的甲军才陆陆续续的进城救火,经过了半个多月时间,大火才终于被全部扑灭!大火过后,司查官进行勘验,结论是:位于城西的钱粮、武库都损失贷尽,仅有地下的一个银库还完好无损。

      废太子在山坳的高处设了一处平台,平台上置了一个可以移动的‘小厅’,小厅是用纯金做粱,羊皮为帐。这半个月以来,废太子每天都在厅子里面欣赏盛京城内的‘热闹’。

      山坳里除了那些闲聊的彩衣工匠以外,还有一大群的羊正在山坡上面悠闲自在的吃着青草。山坳库房里的生羊皮已经空空如也,所有的生羊皮都变成了真金白银,然后又被废太子藏匿在了山坳的一个秘密宝库。

      罗志亲自端来一壶美酒和几样小吃,轻轻的放在了厅子里面的桌子上,当看见那壶美酒的时候,废太子那张俊美的脸上才浮起了一丝笑容,然后他就高高的拿起酒壶,缓缓的灌到自己的嘴巴!

      “熬奇国美酒,果然名不虚传”

      “哈哈哈……“

      废太子又望向了盛京城,他恨恨的说道:“我的,我的,都是我的”。

      罗志躬身抱拳,称道:“殿下英明神武,无往而不胜”。

      废太子凝重的看了罗志一眼,愤愤的问道:“苏昊国的那个郡主!她最近怎么样了?”。

      罗志继续躬身道:“她还在和那个羊五在修建新城”。

      “哈哈哈,哈哈哈,羊五!罗兰郡主!修建宫城!哈哈哈……”。

      见废太子笑个不停,罗志就躬身在侧,默不作声。

      早在半年前,盛京彩衣突然间的抬高价格,五州各国的生羊皮也是跟着水涨船高,甚至于一张生羊皮也被卖到了一千两白银之多!这中间当然也有五州各国商贾们的‘努力’。

      自从‘盛京彩衣’问世以来,五州各国的商贾们除了买卖彩衣也跟着筹办羊皮,赚取更多的银两。随着‘彩衣’价格的暴长,生羊皮的价格也是跟着炙手可热。

      有许多的商贾通过储存生羊皮就赚了个盆满钵满,再后来,有的人干脆就是囤积居奇,抬高价格赚取暴利。

      半年前,彩衣的价格突然暴长,商贾们的生皮存货也在偷偷的增加,大家都在继续的囤货。

      可是就在这个时间段,移驾到山坳里的废太子却让手下人把所有的库存羊皮都通通的卖掉。

      就这样!羊五当年在山坳里储存的巨量生羊皮都在这一次被贩卖一空。废太子当年用高价购来得彩衣作坊和山坳里的库存皮货虽然是价格不菲,但是现在废太子仅仅用库房里面的存货就连本带利的翻了几翻,以至于赚回来的银两必须要挖个山洞才能放的下!据山坳里面的制衣工匠们私下议论称:刚是拉银两的马车就用坏了五百多辆。

      一个月前,制衣工匠们制作完成了最后的一批彩衣,这批彩衣是专门为东盛国都内的甲军们特别定制的,来自苏昊国的那几个花草染料工匠更是提前就制造了一种特殊的染料,颜色确实是更加的亮丽,就是味道有点特别!工匠们在染制衣服的时候,馗道院的总执事罗志还明令禁止一切用火。

      半个月前,为东盛国内的甲军们特制的新式羊皮彩衣从山坳里运出,并且交付到了盛京城内的武备库房。从此以后,冬日里的东盛甲军将会脱去笨拙的皮袄,穿上轻便的皮制彩衣,真的是既漂亮又威风。

      然而!一场大火让盛京近乎成为一座空城。富户们尽数的跑光,普通百姓也是流离失所。大火从城西的武备库边开始燃起,整整的烧了半个多月,一直燃烧到城北和城南,整个盛京城已有一半尽归火海变成了废墟。

      东盛国共有八路大军,分别驻防在各处疆域,盛京都城亦有八道城门,分别对应着那八路大军。

      这八路大军要消耗大量的粮草和饷银,一直都是从盛京统一调遣,可是如今的一场大火把盛京烤了个‘外焦里嫩’。废太子每每想到这里,他就会情不自禁的喜上眉梢。

      “我——朱犀,一定要得到这个天下,整个天下都是我的,五洲的王们!你们总有一天,都会跪拜在我的脚下”。

      “哈哈哈,哈哈哈……”

      废太子朱犀正站在山坳的高台之上,他终于大声的说出了他自己的心声,他开怀的大笑,为他的第一步成功而狂笑不止。

      盛京城躲过了李乐的投毒,可是没有躲避开朱犀的大火,盛京的浩劫终究还是来了!从城里面逃出来的人们陆陆续续的在城外就地安了家,盛京城外又是一片新的‘贫民窟’。

      这些从城里逃出来的人家,他们能不能搬回城内,谁都说不清楚!因为,他们的家已经被大火摧毁。城内的‘洪荒学府’也早已经化成了一堆灰烬,从此以后!东盛国的‘文赞’与‘礼颂’将会由谁来教!想想都会头痛。

      大火过后,唯独城南的‘构栏厅院’几近完好,这些快乐之所在沉静了几天之后就大大方方的开张营业了!毕竟盛京的人们还是需要一个喝酒聊天,互通有无的隐蔽之所,这种地方更是权贵们蝇营狗苟方便之门。酒客们都在偷偷的议论着:“东盛国集攒了几十年的财富都化为了乌有,吾等就准备着过穷苦日子吧!”。每当说到这里,他们就会垂头丧气的拿起酒杯连碰三下,喝完之后又是喜笑颜开的讨论着今天那个‘乐姐’唱的好听!跳的好看!然后就是商量着要不要晚上再温柔一番。

      进城救火的南路甲军一直都没有出城,他们就在灭掉大火的火场里面安营扎寨,听说地下的银库完好无损,他们就主动的负责起了保卫银库的‘重要责任’,偶尔拿几块银砖去用用更是非常的方便。于是,所有过火的地方都被他们‘保护’了起来,他们在那些残垣断壁里面偶尔也能拾掇出一些黄白之物。

      南路军的将领叫‘王宏’,他与都护府的督城官苗窕共同执掌盛京城内所有的治理事务,这二人本来就是同门,他们都是从馗道院做门徒开始,然后才步入仕途的,在这俩人的治理之下,盛京城内倒也是一片的安详。

      西城门早已经被打开,城内清理出来的废墟等杂物都要从西城门运到城外。如今的城内西面已经变成了一块平整空地,只有那个地下银库还被南路大军认真的保护着,其余的地方都成了平民百姓的帐篷居所。

      那些盘桓在盛京城外的平民百姓们又都聚集回了城西的这块坦地之上,城西山坳里面的那些流民也再一次的回到了城外,他们也想搬入城西的这片帐篷区域去享受生活。

      废太子朱犀还住在山坳里面,那里有个山洞存放着他所有的白银,那个秘密银库将是他问鼎天下,争霸五洲的重要信心和唯一的保障。

      朱犀又是猛灌一口‘熬奇国’果酒,他那张俊美的脸上浮现出了摄魂捻魄般的笑容,阴暗如鬼魅,那种奇怪的笑容与那张俊美的脸极为违和。他究竟是经历了什么?或者是他准备要干什么?别人根本就无从了解!

      朱犀白天总是喜欢在山坳里的高台上,摆放好他那个黄金厅子,然后就坐在厅子里面一边喝酒,一边远远的望着盛京城。罗志偶尔也会过来陪他,可大多都是朱犀一个人坐在那里,他总是喜欢一边喝酒,一边望着盛京城,嘴巴里还数着:一天、两天、三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