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命

    《借命》

    引阴体质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雾原秋悠悠醒来时,眏入他眼帘的是壶中那永恒不变的惨白色天空,淡淡的光线散下,透着一股子荒凉寂寥的味道。

      然后,他觉得自己不同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好像在欢乐雀跃,有了一种重获新生之感。

      他静静躺着感受了一会儿,慢慢坐了起来,目光从左扫到右,以前看惯了的秃石峭壁,现在看到眼中突然又鲜活起来,颜色似乎更复杂了,细节似乎更丰富了,一切的一切都像刚刚被水洗过,清晰无比。

      自己果然变了。

      雾原秋都能感受到自己的思维好像都更活跃了,昨天发生的一切只要一回忆,仿若历历在目。

      然后,他手一撑就跳了起来,离开了1.7倍“重力区”,顺着岩壁继续向上攀登,很快跃过了他之前的极限,硬生生爬到了一块新的窄小天然平台之下,才又被高空中无处不在的压力所阻挡,才感觉身体承受不住了。

      他汗如雨下,呼吸困难,但心情异常兴奋,咬着牙继续向上攀登,如同一只被困在了胶水中的小虫子一样奋力挣扎,在花了十多分钟的情况下,终于把手搭上了那块窄小平台的边沿,努力一翻身爬了上去,又慢慢顶着巨大的压力站了起来,望向了远方——这里已经可以稍稍俯视阴沉沉的森林了,如果他能在这个高度保持飞行状态,完全可以这么直直飞过去,不需要再和鬼气森森的树精们起冲突。

      可惜还是不会飞。

      他站在那里望了一会儿远处,挺直了腰板,目光牢牢盯住了脚边的一块小石头,企图用“念力”让它漂起来,或者摇晃一下也可以,然而并没什么卵用。

      好吧,药丸并没有带来什么本质上的改变,自己并没有获得什么神通异能,那就是……

      雾原秋低头看了看自己手,紧紧握了一下拳,骨节爆响之余,能感受到自己的骨胳更坚固了,肌肉更强韧了。

      这样也不错,终归是打破了自己过去的身体极限,重新看到了曙光。

      那接下来的任务就很简单了,自己只需要找到更多被阴魔,不必管它们来自哪里,不必管它们想干什么,只要杀掉它们,炼化它们,积累足够的药丸,看看能不能让自己量变产生质变就行了。

      他在那里琢磨明白了,心情一阵舒爽,又看了看周围就掉头下去了,准备回头把这里也修成一个小型训练场,一些不需要太大活动空间的练习也可以在这里进行,以把现在身体中的潜力快速压榨出来。

      他一路直直向下,很快回到了山谷之中,沙太郎正趴在地上睡觉,听到动静抬头望了他一眼,而雾原秋一时也没理他,直接回了洗手间。

      照了照镜子他才知道自己现在看起来有多糟,脸上全是灰尘污渍,可能睡梦中打过滚,好像还流过鼻血,现在下巴和脖子上还有一些污黑的血迹残留。

      他赶紧洗了一把脸,然后又照了照镜子,忍不住喃喃道:“奇怪,老子好像变帅了,是错觉吗……”

      镜中的他有些令人陌生,皮肤白了不少,还隐隐透着光泽,给人一种滑如凝脂的奇异感——都说一白遮百丑,他本来就有点小帅,现在皮肤变好了,像被PS过一样,又像是加了美颜滤镜,颜值瞬间就上升了一个大等级。

      眼睛也变了,他总觉得自己的眼睛亮了不少,又像是幽深了不少,眼眸中更像是有荧光闪动,整体透着一种温润如玉之意,就连雾原秋自己也要承认,这双眼睛很有魅力,有点吸引人。

      他看了一会儿,忍不住摸了摸脸,自己都糊涂了,一时搞不清楚到底是不是错觉,或者是自己现在视力出现了变化,看什么都很新鲜,所以看自己都觉得帅了?

      他在那里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就把这事丢到一边去了——这不重要,纯属细枝末节,长得好看又不能当饭吃。

      他随手拿过了手机看了看时间,发现现在才凌晨三点半,粗粗估计一下,自己也就睡了二十一二个小时,比预期中要少了不少,而且现在丝毫不觉得饥饿,反倒觉得精力充沛,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气。

      大概,是因为吃了一个人?

      不过他也无所谓了,就算以前那是人,被阴魔侵蚀后也不算人了,最多以后他吃一丸救一个人,抵消了就行。

      这种事他是很想得开的,然后转身又回了壶里,奔着训练场就去了。

      既然还有时间,也有精力,那就继续锻炼身体好了,说不定多少还有点残余的药效没发挥出来,多少还能再挤点什么出来。

      更何况,佐藤千岁布置的作业还没做呢,不做完了,过几个小时又要听她“阿齁、阿齁”的乱叫。

      …………

      正常世界两个多小时后,雾原秋不但轻松完成了晨练,做完了佐藤千岁布置的功课,甚至还有时间带着沙太郎去街头的澡堂舒舒服服泡了个头汤,好好清洗了一下身体——洗下来好大一层灰黑色的油,足足用了他大半瓶沐浴液。

      此外,是他自己泡的澡,沙太郎是他借了两桶温水,在门外拿刷子简单刷了一下,他还没脸大到能带狗进澡堂。

      他怕沙太郎有意见,毕竟这可是“预备役灵兽”,边往回走边安慰道:“别在意,等将来咱们发达了,我弄个大温泉,起名叫‘犬汤’,专门给狗泡,不让人进去。”

      沙太郎不理他,迈着四根小短腿走自己的路,不过洗了个澡后皮毛油光泛亮,看起来倒也精神了不少。

      一人一狗很快回到了公寓,前川美咲这会儿已经准备好早餐了,正在奇怪为什么敲墙壁没反应,见到白白嫩嫩的雾原秋掀起布帘子才恍然大悟,赶紧招呼他吃饭。

      而吃饭的时候,花梨边吃边不停望向雾原秋,总觉得这个大哥哥睡了一夜,好像哪里不一样了,但她又表述不出来,在那里十分奇怪。

      前川美咲也忍不住多看了雾原秋几眼,但觉得他是刚泡完澡,皮肤刚补充完水分,所以看起来和平时不太一样,也没多往心里去。

      她的烦心事还是很多的,大城市生活不易,她几乎没多少积蓄,要不赶紧找到一份收入还可以的新工作,她们母女用不了多久就要饿肚子了——雾原秋就是现在头上长了角,她八成也顾不上了。

      等吃完了早饭,雾原秋不顾花梨可怜兮兮的眼神,把沙太郎带进了洗手间,送进了壶里,然后就去上学。

      早上的电车很挤,但他不怕,一般人挤不过他,甚至还很有礼貌地帮三位同校小女生挤出了个角落,让她们能站得舒服一点。

      这种事他平时也没少做,毕竟是“正道的光”,他是不介意顺便做点好事的,但今天情况有点不一样,那三位小女生很真诚地道谢后就挤在一起,小脸红红地窃窃私语,还不时偷看他两眼,互相掐一掐,似乎想干点什么又不好意思。

      雾原秋不明所以,这种事他也是第一次遇到,低头冲那三个小女生笑了笑,用目光询问怎么了,但那三名小女生小脸更红了,似乎被窥破了心思很害羞,瞬间错开了目光,并不敢和他对视。

      雾原秋好像有点懂了,忍不住摸了摸脸,终于确定自己颜值确实上升了。

      这效果要是传出去,那些所谓被阴魔侵蚀的人类瞬间就会由“令人畏惧的杀人凶手”变成“举世罕见的养颜圣品”,搞不好整个曰本的女人都会疯狂起来,不用了三个小时就能把躲藏起来的那些行凶者全找出来撕成碎片——就是曰本首相被感染了,估计也难逃一死,首相官邸转眼间就能被推平了。

      自己也要小心,低调行事,免得被想美想疯了的女生们也撕碎了。

      雾原秋一路瞎想着到了学校,抬头间正好有片树叶被风吹落,悠悠地从他面前飘过。他心中一动,眼神一疑,树叶似乎慢了下来,运动轨迹清晰可见,本能抬手轻轻一捏,预判得十分准确,直接将这树叶捏在了两指之间,只是捏住的位置并非他预期内的,有些偏斜,大概手眼做不到完美协调。

      这也相当可以了,雾原秋松开手指,望着又随风而走的树叶,心情越来越好了。

      药丸对身体的提升是全面的,自己是不是也在向着三知代那种天才在靠拢?她小时候可以随手捏蝴蝶,有时都能空手捉苍蝇,那自己现在随时能捏住飘忽不定的落叶,也是常人难以做到的事,这是不是说明双方在天赋方面已经打平了?

      当然,捉苍蝇似乎比捏落叶等级高一点,或许现在论起天赋来还是她强一点,但自己还有进步的空间,她可就未必了。

      这是个好消息。

      他难得顶着一张笑脸进了教室,刚坐下放好书包就引起了小胖子冈田直的注意,奇怪地捅了捅他的后背:“雾原,你是去做了SPA吗?怎么今天你看起来和平时不一样了?”

      雾原秋笑着敷衍道:“可能昨晚睡得比较好吧。”

      “能看得出来,你一定睡得特别香。”冈田直信了,又说道,“对了,昨天有位学姐来找你,让你有空去篮球部一趟。”

      “谢谢,我知道了。”雾原秋应了一声,估计是要他去参加社团活动,但他现在哪有那西班牙时间,谁爱去谁去,反正他对篮球已经不感兴趣了。

      他道完了谢,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该去天台接着受指导,又直接去找班里的保健委员请假,还是肚子痛,要去医务室躺躺,而保健委员奇怪地看了看他,见他脸色白里透红,肌肤水润光泽,说是班里最健康的那个都值得相信,怎么连续两天肚子痛?

      但,她看着雾原秋微笑着望着自己,突然觉得雾原秋气质好特别,令人觉得安心,令人觉得他像在放电,让浑身都酥麻麻的。

      奇怪,奇怪,雾原同学突然变了还是自己之前没注意?开学都快半个月了,自己都没发现班里还有这么特别的男生吗?

      这令她的困惑都没有问出口,甚至不敢再直视雾原秋的眼睛,结结巴巴就答应了:“那雾原……雾原同学快去吧,我会和老师好好说明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