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不飞升

    《老祖不飞升》

    刘舒仪到来、旧事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周二郎的嫌疑已被解除,众学子们议论纷纷,猜测着究竟是谁偷走了王公子的砚台。

      此时,窗外站在一个中年男人,他目不转睛望着周二郎,眸光中尽是欣赏之意。

      刚才周二郎被人诟病时,表面看似一副淡然神情,只有他看出了,在他淡然神情中的那一丝倨傲,这是久居上位者对蝼蚁的蔑视。

      中年男人摩挲着下巴,神情不解,他想不通怎么会在一个乡下穷书生的身上,看到那份与他身份不符的凌然尊贵气度。

      他忽然想到那张令他惊为天人的试卷,他回忆着试卷的名字,周二郎……

      对,就是他。

      考试三科,他两科白卷,另一科也只寥寥数语敷衍答完,却字字珠玑,文笔惊艳,论点论据戳中要害,令人叹服,若石洲小世子还活着,也不过如此吧。

      他步入学堂。

      夫子忙朝他行礼:“院长,您怎么来了?”

      学子们还没有见过院长,见夫子行礼,也立刻十分规矩的给来人行了个学子礼。

      院长点头,走到周二郎身侧,意味深长望了众学子一圈,语气虽淡却尽是威严:“列位将来都是要入朝为官的,当懂人不可貌相的道理,你们刚才冤枉非议周二郎实属不该啊。”

      几个机灵的对视一眼,上前对着周二郎深深一揖:“周同窗,方才是我们无礼了,还请周同窗莫要放在心上,我等以后定然不会了。”

      院长赞赏的望着几个道歉的学子:“孺子可教也。”

      院长的态度摆在这里了,其他人自然都争先恐后给周二郎致歉。

      周二郎都一一受了,脸上仍旧淡淡的,一丝自得之意也无。

      院长真是越看越喜欢,他眸光灼灼:“对于今天的失窃案你怎么看?”

      周二郎道:“窃贼作案需要时机,而到目前为止,唯一的时机便是,众同窗们到外面晨操的那一炷香时间。”

      天晟书院并不要求学子们早起锻炼,这规矩还是院长亲自定下的,说学子们读书自然重要,体魄也同样重要。

      院长点头,望向众学子。

      有人忽然想起了什么:“晨操时,只有唐大德和唐二德不在,说是肚子疼要去茅房。”

      众学子唰的一下,都转头看向了二人。

      唐大德连连摆手:“我真的去了茅房,盗窃案与我无关啊。”

      晨操时,他见唐二德要去茅房,便同他一起,挑拨了几句,说:

      “周二郎那个丑八怪竟然治好了脸上的伤,整天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甚是讨厌,他那样的穷酸竟然拿着名贵的端石猫碟砚,也不知道是不是从哪里偷来的。”

      唐二德当时便恨恨啐了一口,将唐胖子和周二郎骂了个狗血喷头。

      果然,王公子的端石猫碟砚便失窃了,他一派轻松,反正他又没偷东西,倒霉也倒霉不到他的头上。

      他朝院长恭敬一礼:“学生行得正坐得端,为自证清白,还请搜身。”

      唐二德贼眉鼠眼望了眼唐大德,也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学生也一样,请求搜身以证清白。”

      院长点头,两名学子便去搜查唐大德和唐二德的随身物品。

      “找到了,找到了。”

      一个学子在唐大德的书袋中翻出了一个砚台。

      唐大德瞪大了眼珠,不可置信望着被翻出来的端石猫碟砚。

      怎么可能?这砚台他碰都没碰一下啊。

      他转头瞪着唐二德,唐二德将脸扭向了一边,不敢看他。

      他愤然从座位上走到院长跟前,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学生晨操时只离开了片刻功夫,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偷东西,反倒是我这表弟,整个晨操期间都不曾出现,而我又与他邻桌,请院长替学生伸冤。”

      唐大德为人圆滑,善于跟学子们搞好关系,不一会儿,便有好几个学子证明,他的确离开的时间很短,不具有偷窃时间。

      院长轻幽幽的眸光瞟向了唐二德,他只觉双腿发软,手也不听使唤的颤抖起来。

      “我,我,我没偷……”

      嘴上说着没偷,可表情,神态早已将他出卖。

      众人皆鄙夷的望着他,有些还阴阳怪气开口:“你可真够阴毒的,方才就诬陷周二郎,这会儿竟连亲表哥也不放过!”

      唐大德恨声道:“偷没偷,到了县衙,青天大老爷一问便知,表弟,你可敢跟我同去县衙。”

      县衙?那可是要打板子的。

      唐二德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我不去,不要打板子,不要打我……”

      事情到此,已经明了,院长将处置权交给了夫子便离开了。

      因唐二德不仅偷窃,还诬陷同窗,罪行实在恶劣,夫子准备将他送官法办。

      唐大德适时出来求情:“我表弟也是一翻糊涂,回家我一定好好教导他,定然让他痛改前非,还请夫子再给他一次机会。”

      唐大德在课堂上的表现一向突出,夫子本就很是欣赏,这次更是以德报怨,不仅没有落井下石,竟还替唐二德求情。

      夫子颇为感动,只觉得这真是一个有情有义,宽宏大度的好学生。

      看在他的面子上,只是将唐二德从书院除名,赶出了书院。

      被书院除名后,童生的资格便没有了,而且以后都不予录用,等于说,唐二德的科举之路被封死。

      他垂头丧气回了唐家,二房的唐清贵和张氏怎么问话,他都只低着头不开口。

      到了晚上,唐大德回到家中,大家才知道,唐二德混账也就算了,竟然连唐大德都诬陷。

      唐大德的学问在村子里那是拔尖的,连从前的私塾先生都说他一定能考中秀才。

      唐老爷当即拿出家法,将唐二德打了个皮开肉绽:“不成器的东西,连大德你也敢害,还好大德自证了清白,若你胆敢阻了大德的进学路,我扒了你的皮。”

      唐二德杀猪般嚎叫着:“都怪周二郎,都怪他,他若不给院长出主意,院长又怎么能怀疑到我和哥身上。”

      唐老爷气的胡子吹起老高:“什么时候了,你还有脸怪别人,不知悔改是不是,我打不死你。”

      张氏在旁边哭成了个泪人,她就这一个儿子,如今不仅断了仕途,更是被打的惨不忍睹。

      她不敢阻止唐老爷,只一个劲儿推搡唐清贵:“你再不管管,你儿子的小命儿就没了。”

      唐大德冷眼看着,觉得这才出了口恶气。

      想到夫子对他满是欣赏的眸光,他心底忍不住雀跃起来,转念又想到,院长看周二郎那明显宠溺的神情,便气不打一处来。

      一个丑八怪,即没有他受欢迎,又不如他学问好,凭什么能入得了院长的眼。

      唐大德拉住了唐老爷:“别打了,弟也是一时糊涂,他刚才倒也没说错,的确是周二郎给院长提的建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