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多可怜

    《看我多可怜》

    这一夜她在炼狱中沉沉浮浮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比高源反应更快一步的是沙狮,机载穿击枪在那一瞬间宣泄出愤怒的火焰,枪口的火光一下子将整个矿洞照的通明!

      “打空了??”

      一瞬间的宣泄消耗掉了沙狮半数的子弹,这让他不敢再轻易开火。

      高源扭身走过来,让头顶的矿灯为后方提供充足的照明。

      充足的光照下,纪安平消失的地方一览无余。而当高源驻足观看的时候才发现,这里除了一个被链剑勾出的痕迹之外什么都没有。

      连挣扎都没做到?

      高原皱起了眉头思考着,随着他脑袋的晃动,矿洞被照亮的区域也一同变动着。

      矿洞的这一段是单向通道,没有任何的岔路口...这就意味着纪安平不是被拽到了不知名的岔路。

      但,这样的话纪安平不可能消失啊!矿工帽的灯光虽然不强,但在灯管照射下的能见度超过四百五十米!

      一个回头的功夫,不可能有龙种能移动那么远的距离!

      四周也没有地刺龙狩猎的标志性地洞,难道真见了鬼了?

      脑海里思索着,高源走过去,半蹲着观察地面上残留的痕迹。

      “有金属磨痕,纪安平被抓住之前有过一定程度的反抗,但是..”

      邬超走过来接着高源的话道,

      “但是明显没什么效果是吧?我就只看见了嗖的一个黑影,他大爷的,纪安平就不见了。”

      沉默了一下,高源点了点头,“不合理...从物理的角度我很难做出解释,但我肯定,绝对不是个鬼或者灵异的东西!”

      “放你娘的屁,你说说不是鬼是什么?!”

      听到这里沙狮终于忍不住了,走过来骂骂咧咧的说道,

      “半梭子子弹,足够直接把悬尾龙打成两节!现在呢?连个血花都没见着,你怎么解释?!”

      “我..”

      高源刚要说话,一直蹲在他矿工帽顶上的阿十拍了拍他的头,轻轻叫了一声。

      而与此同时,矿洞的正上方“啪”的掉下来了一具尸体。

      这是一头地刺龙。

      外表上看不出任何的伤痕,但全身的鳞片和皮肤都变得灰拜。

      肌肉全部狰狞的聚在一起,直径有半米的巨大头颅上满是不甘。

      “嘶——”

      几个人倒吸了一口凉气,齐齐后退了两步。

      邬超狠狠的揉了一下自己的大光头,嘴哆嗦着上下牙直打颤,

      “猫..猫猫猫..猫爷,尸体!血被吸干了的尸体!真的有鬼,有鬼啊!!”

      一开始被嚇了一跳,但缓过来之后高源就反应过来了怎么回事。

      阿十刚才的意思是抬头,噤声。

      而和阿十配合了许久的高源也瞬间理解了阿十的意思。

      先把想说的话咽回去,然后抬头看,不要声张。

      而在抬头的一瞬间,他看到了悬挂在矿洞上方的龙尸,看到了吊着尸体的绳子,和慢慢缩回到山体里的滑轮组。

      这是有人在捣鬼!

      装神弄鬼的目的是什么,掳走纪安平的目的又是什么?抓走纪安平用的是什么手段?

      本来还打算说岩壁上反射的弹头和弹孔的事,来打消沙狮和邬超对所谓“鬼”的恐惧,但现在看来阿十的提醒是对的。

      贸然开口很容易打草惊蛇,现在敌暗我明,对方手里又有纪安平这么个人质。直接把事情挑明太过于不智了。

      不过即便是这样,打消队友们的恐惧也是一件很有必要的事,惶恐中的队友很可能比精明的敌人更致命。

      “沙狮,邬超!”

      高源的喝声不大,但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是低语也足够引人注意。

      确定沙狮和邬超把目光投到自己身上,高源开口道,

      “如果不是在矿洞,不是在这种昏暗的环境,而是在荒野上的话,遇到这种尸体你们会怎么想?”

      “一具尸体,血液干涸,身体灰败,这种时候你们的思考方向不应该是曼陀罗毒和血液凝滞吗?你们是猎人,懂得驾驶,会操作蒸汽武装,会读表,上过通识学校。”

      “你们是猎人,不是那些还把蒸汽当成神明和恩赐来崇拜的蠢蛋!”

      随着高源一句一句的质问,沙狮开始从惶恐中回过味来,

      “他娘的!老子是猎人,什么时候一具尸体也能把猎人吓成这个熊样了!”

      “没有鬼?”

      邬超似乎想摸一下那具尸体,手里的大剑向前一递就把剑尖戳进去了半截。

      黑色的脓血从伤口里面流淌出来,顿时一股异常腥臭的味道弥漫到了整个矿道里。

      “呕——”

      高源没忍住干呕了一声,快速摆了摆手,

      “先往下继续探索,我们三个围成一团,互相拱卫,肯定能够保证相对的安全!无论敌人是谁,是什么,他只对落单垫后的纪安平动手就说明他本身没有同时对付我们所有人胆量和本事!”

      两个人点了点头,跟在高源的身边继续向下探索,那具龙尸则是留在原地——太臭了,那具尸体的内部已经完全腐烂,变得一文不值。赚不到钱的情况下没人会和自己的鼻子过不去!

      继续向矿洞内部深入,到了这边照明反而相对好了一点。

      也许是矿洞内部的发电机还在起作用,电流强度在这边还足够。这里的亮度至少和老旧居民楼的走廊是一个亮度。

      走在队伍的前方,高源考虑着要不要和众人说起吊着龙尸“滑轮组”的事。

      但显然现实没有给他太多的考虑时间。刺耳的蜂鸣从随身携带的大型龙种探测器中响起,几人脸色一边,迅速戒备了起来。

      急促的蜂鸣代表着有龙种正在快速接近!

      邬超伸出一只手猛锤了一下他右肩的阀门,一道白色的蒸汽从他的身后喷出,紧接着一张有五毫米厚的弧形钢板就从他的背甲处伸展开来。

      钢板护住了邬超半边的身子,他嘿嘿一笑,“我比较怕死,所以在这套装备的防御力改装上下了不少的功夫!”

      “随便你。”沙狮瞥了一眼邬超就不再关注他,手上端着穿击枪和高源说道,

      “你不是有燃烧瓶吗,扔准一点,用你的燃烧瓶充当我的曳光弹!我会朝着燃起火焰的方向开火!”

      “没问题。”

      丢燃烧瓶这种小事很简单,只要能提前注意到哪里的地面有异动,提前预判扔过去就好了。

      穿击枪的子弹会紧随其后,只要燃烧瓶扔的准,靠过来的那头地刺龙说不定都没有出场的机会就会被射死在土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