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路星途

    《光路星途》

    星辰煅体斩日宝榴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原是四国诸方毕至,王至平将焚香开坛,修斋设醮。

      但见殿前人头攒动,万里晴空飘五色帐旗,大道庄严诸人肃穆。

      正是祭天拜地祈福禄,祝香求神禳灾祸,不知上天亦已矣,从此三界生事端。

      韦理应携张谦驾云至,问其科仪:“你会些什么?”

      张谦道:“步罡、礼乐、诵经皆可。”

      韦理应问:“会哪些乐器?”

      张谦道:“琵琶、唢呐、箫笛、古筝,粗通诸乐器。”

      二人至礼乐处,借一琵琶,韦理应道:“小试一番。”

      张谦调弦校音,奏《十面埋伏》小段。

      数位道人闻之,皆惊艳于张谦技艺了得。

      韦理应喜道:“此为何曲?”

      张谦告之曰:“此谱偶得,曰《十面埋伏》”

      又简诉楚汉典故。

      韦理应道:“待大醮事了,你为我师弹奏此曲如何。”

      今日事繁,韦理应得张谦承诺,匆匆离去。

      不多时,有主事者指挥行事。

      王至平为高功,陆衍息为监斋,又有一道人为都讲,张谦不识得此人,问左右鼓乐道人,得知此人乃昆仑山三清宫沈嗣容沈真人。

      焚香开坛,请水扬幡,依科仪而行,张谦不敢怠慢,随礼乐奏乐,感于此肃穆之事。

      至请圣科仪,高功王至平上启曰:“香自诚心起,烟从信里来,一诚通天界,诸真下瑶阶……”

      忽晴空一声霹雳,后狂风四起,阴云密布,霎时时地动山摇,不消半刻,云去风住,天地复得清宁。

      王至平复行此科仪,往复数次,再无感应。

      与沈嗣容对视一眼,皆露愁思,沈嗣容道:“我等今夜起一卦,且观吉凶,再行计议不迟。”

      二人回首见陆衍息正望向一处,循着望去,乃是礼乐部,见一年轻道士正闭目弹奏,十指连动却无声响,此人正是张谦。

      遂闭目感应,大为惊异,对众道人道:“你等且散去罢!”

      礼乐部诸人亦被遣散,韦理应至此,问师尊曰:“这是何故?”

      王至平摇头,道:“你近日与他交好,可有察觉异常?”

      韦理应将近日交往之事,事无具细,一一相告。

      沈嗣容道:“莫非此子天神转世……”

      又有栖霞观谭自清赶至,道:“家师曾言,真人此举有阻碍,若得助力,大事可成。当在此人。”

      一言明天机,三高功恍然大悟。

      且说张谦弹奏时偶感瞌睡,不能自抑,待转醒时,身在地铁内,身穿短袖长裤运动鞋。

      “前方到站,广兰路……”

      “莫不是大梦一场……”张谦自语。

      出站便是一阵热浪袭来,再看高楼大厦,霓虹闪烁,这等场景似梦如幻。

      手机铃声响起,张谦接起电话。

      “张谦,有个客户那边出了问题,你快去了解情况,解决一下。”

      张谦顿时如头大如斗,两眼发黑。

      复见光明之时,是在公司的表彰大会。

      “张谦业绩突出,特颁发优秀员工称号,奖金十万元……”

      此后人生顺意,升职加薪,领导夸赞,老板赏识,美女倾慕,又有豪车别墅。

      婚宴上,父母落泪。产房外,家人欣庆。

      儿女成人,父母年迈。待父母过世,他亦年过半百,后老伴生病,离去,只剩他孤独度日,心中郁郁。

      他于院中小憩,醒时见一琵琶放在墙侧,忽而想起多年前的南柯一梦。

      轻抚琵琶,奏《淮阴平楚》,至一半时,转为他儿时童歌《卖报歌》,又有日本名曲《樱花》,老歌《水手》,快意的《沧海一声笑》,矫情的《山丘》……

      一曲曲,一首首,每一段都给他的人生留下深刻记忆,最后以一曲《听茶》追思故人,却再无悲切之意。

      乃是思及邱祖之言,修道之人若不除酒色财气,不若还俗归家,染苦为乐……

      往事历历,三毒不除,悲喜皆是苦也。

      他起身,朝虚空处施礼,道:“谢祖师点化。”

      张谦转醒,修为已至化神之境。

      见有五人在侧,乃王至平、陆衍息、沈嗣容、韦理应、谭自清。

      王至平问:“小友所遇何事?”

      张谦道:“祖师点化,令我了去前世因果。”

      “竟有如此机缘。”五人讶然。

      王至平又道:“我等俱不能沟通上天。大醮高功非你莫属了。”

      张谦问:“怎会如此?”

      陆衍息道:“天机混乱,上意难测,我等占卜无果。不若小友起上一卦。”

      张谦遂借坛焚香,诵祝香神咒,取龟壳占卜,复问三次,道:“五方旗之事可成。”

      韦理应起卦,无果,不悦。

      众人又问张谦:“可否再问天机?”

      张谦再起卦,无果。

      陆衍息道:“我等失平常心也。”

      张谦道:“我无箓位,不可行高功之职。”

      此时天色已暗,沈嗣容举目观星,道:“不若你拜王真人为师,后自行沟通上帝,授受符箓。”

      王至平道:“二位看事不开。”

      道:“小友仙缘深厚非我等可比,何需那箓位虚职。”

      几人计定,次日开坛,张谦领高功,披天仙洞衣,王至平指点其科仪诸事,同监斋陆衍息、都讲沈嗣容主持祭祀。

      张谦登坛,感天地之伟力,大道之高深,神迹之缥缈。沟通上天,祈愿祝祷。

      曰:“按遵玄格,崇启坛场,修黄箓宝斋,备普天大醮。辄披玄蕴,敷露真文,伏冀尊神。回景上玄,贻休下土,旁垂祯贶,永息灾鏖,赐臣四国之安,龙神辑睦,生灵康泰,远近昭苏,疵疠无侵,干戈弭消。唯虔修奉,上副神功……”

      彼时天降祥云,地涌异香,白日里乾坤生异象,黑夜间星月洒光辉,得道者多受祖师德泽,无不欣喜。

      初化神而通天地,无神职而领高功。俱言张谦道缘深厚,前途不可限量,一时间名声大噪,称其为张高功。

      斋醮行七七四十九日,张谦领诸道人夙兴夜寐,尽心竭力。

      斋醮毕,诸道人皆不能感应上帝,一时间人心不安,于议事殿商榷此事。

      一道人叹曰:“如沈、王真人这般高人亦无法感应上天,九州大祸将至啊。”

      余者纷纷附和,一时间人心惶惶。

      谭自清起身,止众人议论,道:“《象传》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我等入道门,岂可事皆假于祖师。”

      王至平闻言喜道:“正是此理。”

      陆衍息道:“老君言:天道无亲,常与善人。我等道者,为而不争,致虚极,守笃静,生而不有,为而不恃,功成而不自居。常行中道,与天同善。何来福祸之分。”

      沈嗣容亦道:“人神好清而心扰之,人心好静而欲牵之。”

      此为《清静经》之言,后为“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静,澄其心,而神自清。”

      诸道人羞愧难当。

      此时张谦地位已大有不同,王至平问他:“小友如何看待此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