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诏

    《天子诏》

    他威猛的一面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奥克兰进入夜晚,巨大的酒吧之中挤满了人群,氛围热闹非凡。

      索德用着粗糙的大手拍打开木门,大摇大摆的带着米拉和亚弥走了进去。

      “服务员三碗狼骨汤面!一杯梅洛金桔酒和两杯冰水。”

      “好嘞!”

      经过拥挤的人群,来到酒吧的前台坐下,酒水和食物很快就上来了。

      本就几乎一天没吃东西的亚弥,看着那碗巨大黑碗中的,大块肉片和粗长面条,迫不及待的大口吃起来。

      而坐在他旁边的米拉,反而一脸认真的和索德,述说起在森林里发生的事故,和被商队救助的经过。

      听完米拉的讲述,索德坚毅的面容,皱起了皱纹,显得一脸愁容。粗糙的右手端起透明的方长玻璃杯,饮下金橙色的酒液。

      “我很抱歉米拉。”

      “维斯特的死亡和你的遭遇,有我的责任。”

      “别这么说索德先生,你并不需要为我们的意外承担责任。”

      “这也是因为,我们急着将布料直接发往诺提勒,造成的后果。”

      “不,米拉,你的父亲是我的兄弟,他帮助了我很多。”

      “但是我却没法救助他,从情感上说,我无法原谅自己。”说完他既然大口的吃起面前的面条,只不过几秒就吃完了大碗的面肉。

      “我要去把那两只魔兽杀掉,替你的父亲报仇,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做到的事情了。”说完他将两枚刻着三叉戟的金币,放在身前的桌上。

      拍了拍刚把面条吃到一半的亚弥,说道:“小伙子,我时间紧迫,我先带你去冒险者协会那边。”

      “可是···我面还没吃完,喂!你别拉着我啊!”亚弥的后背的棉衣,被索德拉起来,手中的筷子掉落在黑碗中。

      “那我们就先走了,米拉你慢慢吃。”

      “好。”米拉像是知道索德的性格一样,并没有阻止他拖走亚弥。

      “救救我啊,米拉。”亚弥可怜兮兮的看着,逐渐离自己渐远的米拉露出微笑。那意思似乎在说着“抱歉,亚弥先生,忍耐一下吧。”

      亚弥被索德拖出酒吧外,他就自己主动站立起来,跟着索德矫健的步伐往西城区走去。

      夜晚的奥克兰变得非常的寒冷,天空之中降下的微雪更让,他打了个喷嚏。再看看索德,只穿着个薄薄的皮夹克,一点事情都没有。

      “你不冷吗?”亚弥还是好奇的开口问道。

      “我是战士类职阶,有健体的效果。”他简短的说道,思绪似乎更多的放在别的事情上。

      亚弥没再往下继续问,二人之间的交流就此结束。

      离开人流密集的市场区域和住宅区,西城区的建筑都是大型建筑,夜晚这边的街道,人流稀少。在雪天之下,更是显得冷清。

      他们来到一个巨大的塔楼面前,塔楼的构造是多个方形的建筑叠加而成的,红砖白瓦的材质,配上宽大的正木门,非常端庄。

      亚弥没来的及多观察这个建筑,就被索德带着走了进去。打开木门,宽广的大厅,被左右一列列石柱之上的灯火所照亮,一排排简陋的木椅稀疏可见几个人影。

      穿过大厅,那些人看到索德经过,竟然不约而同的致以亲切的“问候”。

      “狗来了,狗来了。”

      “不是和我们亲爱的奥克兰总督共用晚餐吗?又捞了多少钱?”

      “贪污杂种。”

      一个个声音,从那些身穿着铠甲和衣袍的人口中说出。但是索德听到那些声音却看也不看,冷漠的走向楼塔向上的楼梯。

      亚弥紧跟在他的身后,想问点什么。他已经隐约的感觉到,那些家伙就是冒险者,而这里就是奥克兰的冒险者协会的总部。

      但是为什么,公会之中的人,要对会长致以这样的意思?他百思不得其解。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二楼尽头的褐木门前,排放整齐的书架上放着一个个书本,而在那最终央,灰尘浮沉于上方的木办公椅。

      “这里以后就是你的房间了,你被聘用为冒险者协会的官方魔法师。”索德说着,从口袋中取出一片片羊皮纸,放在桌上。

      粗大的手指,纤细的拿起办公桌的钢笔,利索的写下娟娟绣字,并盖上印章。他转而递到亚弥的面前,让他签了个字。

      亚弥勉强的回想着记忆里的梅洛通用文字,歪曲的写下自己的名字。

      索德边收好羊皮纸,边对摩擦着胡渣说道:“我现在是你的会长是吧。”

      亚弥仔细想了想,自己与他的确从聘用的,这一刻起就是上下级的关系了,对他说道:“是的。”

      “我决定给你传达第一个任务。”

      听着他的话语,亚弥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跟我一起去出勤,把那两只魔兽给干掉。”说着他比了一个,划掉脖子张狂的神情。

      “索德会长,还用没有其他可以出勤的协会成员啊?”

      “没有。”

      “我才不过刚来奥克兰,又回去?”

      “辛苦,是辛苦了点,但你要知道这一切可是为了米拉。”

      “我打不过那两只魔兽,你也知道吧。”

      “没关系,我也没把握。”

      房间内的氛围变得沉默,只有小灯摇曳的火光发出微光。

      “唉?你是在开玩笑吧,索德会长。”

      “没办法,在那种场景下,我只有这么做才能在米拉面前表现的伟岸吧。”

      “怎么说我也算是她的干叔叔了。”他扣出鼻屎反复诺捏,表情变得吊儿郎当。

      亚弥有些无语,面前的这个会长,真是有些离谱。他开始理解,外面大厅里的冒险者为什么要阴阳怪气他了。

      “喂,你这小子工作,不想要了吗?”

      “好心跟你聊几句,别以为大叔我有谈判的余地。”

      “行吧,那我们是现在出发吗?”

      “不啊,明天吧。”

      “啊?!不急着走,干嘛害我吃一半就走啊。”亚弥几乎愤怒的要把杂种,那两个字说出口了,但是还是为了礼貌硬生生没有憋回去。

      “我们家可爱的米拉,像天使一样纯洁、可爱。”他低下,握紧拳头。

      “我知道她肯定有被,娶走的那一天,但是为什么是现在啊~!”他的表情变得扭曲,充满着不满。

      “你在想什么,我和米拉只是刚刚认识····。”

      “不!你是个威胁,我发誓拼尽全力,也不会让你靠近她的!”他嘶吼着来到,办公室门外,利索的关上门,上锁。

      亚弥跑到门前,对索德问道:“你要干什么?”

      “今天你就呆在这里吧,明天我会叫你的。”说完索德甩着钥匙,哼着口哨离开了门外。

      亚弥不断敲打了一下木门,过了几分钟后终于还是放弃了,转身面对着只有小台灯照耀的桌面,和满是灰尘的书架,发出深深的叹息。

      在这慢慢长夜之中,没有床的他,坐在木椅上翻看起书架的书本,等待着次日的到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