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药香:山里猎户撩妻忙

    《农门药香:山里猎户撩妻忙》

    伏雪凝的曝光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牛耀阳吩咐完二狗子和大牛去跟踪王德发后,又在厂里找那些吃过麻辣烫的职员问话,

      虽然做麻辣烫对他来说要不了多少成本,但他也不会粗心,做失败了不说面子问题,一年12万的收益搞砸了,他是会肉疼的,

      王德发虽然一个月没去六厂卖麻辣烫了,但那股味道还深深的留着六厂食客的脑海里,一但被提起就忍不住咽口水。

      牛耀阳仔细问了十几个人后,肯定了做麻辣烫确实大有可为,另外也知道了有7-8家跟风的摊子,搞失败了,

      经过一番打听,牛耀阳找到这些摊贩,从他们口中得知,果然跟自己所想的一样,

      那些人都是偷偷摸摸跟着王德发买配料自己琢磨的,没有一个人学过,

      这年头街边摆摊的,很多都是跟风的,像卖烤地瓜,茶叶蛋,摆地摊卖衣服等等,什么生意好,跟风做什么,魔都那么大,一般他们就算跟风也不会摆在同一个地方。

      王德发这麻辣烫生意能做成几百人排队的规模,谁不眼红。

      跟风虽然失败,但还是有人没有放弃,事实上王德发没摆摊后,已经有人跑去四川去学技术去了,

      路已经被王德发趟出来了,卖麻辣烫的前景可观,牛耀阳收集好资料,开始回去做方案,

      这门生意他认真了,他还会亲自去四川考察,去尝一尝麻辣烫味道,并选择在四川卖得最好的几家高薪挖几个厨师回来,

      他搞起来前期肯定没有王德发快,所以他得给王德发找点事拖一拖进度,

      想到这里,牛耀阳这时想起了他的那两个哼哈二将还没回来,

      他这时还不知道他的哼哈二将已经被王德发搞掉了,更不知道现在的王德发不但不是窝囊废,而且还是个心狠手辣的人,

      才两个月时间搞得刘强,跟风卖麻辣烫的男子,二狗子和大牛,四人一个比一个惨,正常人会这么做事吗?

      如果牛耀阳知道王德发是这样的王德发,也不会选择和他纠缠下去了,

      牛耀阳他爸经常跟他耳提面命:遇到烂人不计较,碰到破事别纠缠,玉器永远不和瓷器碰。

      牛耀阳也是如此做的,他做事会给人留一条活路,比如王德发家,虽然卡他的编制,但他奶奶的退休金福利厂里从来没少过,还有房本,

      他卖编制基本上大家都有耳闻,然而没人去举报,谁要是去举报不说没证据,连证人都没有,

      王德发的歪心思想用二狗子和大牛抢劫案牵扯到牛耀阳,基本上是没戏,

      牛耀阳他爸是魔都的国营纺织六厂厂长已经算是领导了,他只要不犯太大的错误,哪怕工厂倒闭了他也可以转到政府部门当领导,

      牛公子他爸牛解放正在家客厅看电视,新闻联播正在播放国际新闻,报道俄国独立……

      牛解放看完新闻后,正在想问题,此时他书房电话响了起来,

      牛解放回书房接通电话后,才知道自己儿子闯祸了,

      许久牛解放挂了电话后,敲了敲儿子的门,

      “请进。”

      牛耀阳抬起头见是他爸,疑惑道,“爸,怎么了?”

      牛解放叹了口气说道,“耀儿,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你有做到吗?”

      牛耀阳仔细回忆了最近干过的事情,发现没有什么出格的啊,想不起来什么,他只好的问道,“爸,怎么了?”

      “李富贵和王大牛是怎么回事?”

      “他们怎么了?”

      “派出所刚刚打电话过来说他们两人当众实施抢劫,被群众抓获,两人口供,讲叙了是被你指使的。”

      牛解放很是心平气和说完这段话,他相信自己的儿子不可能做出这么傻的事情,他也不怕别人陷害他儿子,

      牛耀阳傻了,他没想到二狗子和大牛傻成这样,平时最多也就大牛愣了点啊!

      牛解放见儿子发愣,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儿子不是聪明绝顶的人,所以一直带在身边教导他做事要稳,这次他连对方是什么人都不知道就莽了上去,太不应该了。

      “刘强犯流氓罪,有可能会判处有期徒刑15年,杨志刚入室抢劫罪,也有可能判处有期徒刑15年,李富贵和王大牛当街抢劫并且抢劫金额巨大,有可能判处有期徒刑15年到无期徒刑,

      这四人都和王德发有关,短短不到两个月利用法律手段毁了四个人的一生,整个魔都找不到比他更狠毒的人,你连对手什么底细都不知道还跟他对上了?”

      很多事情都经不起推敲,刘强的事情有太多疑点了,然而众目睽睽之下,案子被做死了,无解。

      杨志刚,李富贵,王大牛,他们的疑点也多,然而人证物证俱在,都是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王德发把事情做得太绝了,哪怕请最有名的律师来也救不了他们。

      短短两个月干出这等狠事,警方能不注意到他吗,所有人都觉得他这个人太邪门了。

      警方特意把王德发的事情跟牛解放说了一遍,当做卖他一个人情。

      “嘶……”牛耀阳听完王德发的事迹后,倒抽了一口冷气,这特么谁说的窝囊废,这特么就是一尊绝世凶人吧。

      “爸,我现在去和他和解还有用吗?”牛耀阳是真的怕了,为了一点小事毁了别人一生,这种事情他根本干不出来,也不敢干。

      “相信那王德发不是个疯子,你明天去他家跟他赔个礼吧,我明天帮他把编制解决掉,这种人你千万不要惹,也不要跟他来往。”

      “他可能看不起编制,我跟他在抢一桩生意……”

      “让给他,这种人迟早会出事。”

      牛解放直接打断儿子的话,牛解放没什么特殊能力,他的能力就是稳,而且墨守成规,出挑的事情他是一件不做。

      他靠着熬资历当上厂长,并且以后他还一路熬进政府部门退休,靠的就是一个稳,

      他的座右铭是多做多错,不做就不会错,所以六厂没能做大做强,最后被社会淘汰,他牛厂长功不可没。

      钱重要还是命重要?牛耀阳当然选择命,他本身就不太干净,对上王德发这等狠人,他没一点勇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