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痞子将军

    《抗日之痞子将军》

    齐聚炼丹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翌日清晨,张府突然嚎啕大哭,全府皆悲。

      虽然张府秘不发丧,但张有德的死讯还是传得满城风雨。

      “你们听说了吗?昨晚张有德喝酒,醉死了!”

      “不对!我听说,是死在了新娘的肚皮上!”

      “你们说的都不对!应该是醉死在了新娘肚皮上!”

      一群行人围在张府门前,议论纷纷,在讨论着张有德的死法。

      刘老汉闻言,心中猛地一跳,赶紧向一家客栈小跑而去。

      刚来到一间客房前,他还没来得及敲门,便冲了进去。

      “张……张有……德……”刘老汉一路小跑,上气不接下气。

      “他死了!”贤余淡淡一笑,帮他将剩下的话说完了。

      “是,是的!他死了!哈哈……呜呜……”刘老汉刚要放声大笑,却突然喜极而泣。

      “好了!别又哭又笑的了!既然人死了,那咋们也该跑路了!”

      “是,是!”刘老汉闻言,连连点头,却又猛地一愣,不解道:“跑路?咋们干嘛要跑路啊?”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凡事都会留下痕迹,若是遇到高人!肯定会顺着蛛丝马迹,找到我们!现在他们秘不发丧,咋们此时不跑,又待何事?”

      “哦!原来是这样啊!”刘老汉虽然没杀过人,但也是个半百的人,多少经历过些人生风雨。见贤余将退路都已经想好,他便也不再多嘴。

      俩人刚一退房,出了客栈,一个伙计便将一辆牛车牵了过来。

      “二位爷,您的牛车!”

      “伙计,先别走!你帮我给张府送样东西!”贤余说着,便递给了伙计一幅画,随即又递给二两银子,嘱咐道:“一定要亲手交给张家人。至于这二两银子,便是你的跑路费!”

      “得了您!小事一桩,没问题!”那伙计接过画卷和二两银子,便屁颠屁颠的向张府跑去。

      “少爷,这跑路的差事,交给老奴便是!何必糟蹋那二两银子呢?”看着那伙计离去的背影,刘老汉却显得心事重重。

      “我看你不是心疼那二两银子,而是担心小翠吧?”

      被贤余戳穿了心思,刘老汉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少爷乃非凡之人,他考虑的肯定比我这个老汉周全。

      也罢!儿孙自有儿孙福!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还有什么看不开呢?

      “驾!”待一切安排妥当,贤余便上车,刘老汉赶车,他们一老一幼便直接离开了清风镇。

      “驾!驾!”而就在他们刚离开清风镇,三骑黄骠马却迎面而来。

      “衙门办案!闲人避让!”

      刘老汉见状,顿时心神一慌,手忙脚乱间差点将牛车,赶到了路边的野地。

      贤余见状,却是气定神闲道:“莫慌!先把牛车停下来!”

      “吁……”刘老汉闻言,赶紧照做。

      面对这一状况,那三个官差只是恶狠狠的瞪了刘老汉一眼,便又火急火燎的向清风镇赶去。

      ……

      ……

      清风镇,张府外贴喜联,内设灵堂。

      张家一连十八房姨太太,皆围着一口棺材哭哭啼啼,然而每个人却心思各异,悲喜难猜。

      嘻嘻,这挨千刀的终于死了!

      一会儿,家产该怎么分呢?

      这活阎王死了,我能不能改嫁呢?

      ……

      ……

      然而,就在她们想着如何瓜分张家遗产时,灵堂前却风风火火的走进来了三名官差。

      “二爷回来了!”

      “大哥,兄弟来晚了!”三人中有一人,和张有德长得有七分像,正是张家二爷张有才。

      扑通!张有才一入灵堂,便跪拜在地,悲痛不已。

      经过一番祭拜后,他便猛然起身,看向张有德的众老婆们道:“敢问各位嫂嫂,家兄因何而死?”

      众妇人闻言,皆是摇头不语。

      见众嫂嫂不语,张有才顿时脸色一沉,又道:“那家兄死时,又是哪位嫂嫂在侍寝?”

      众妇人见状,便齐刷刷的将目光汇聚到了刘小翠身上。

      “我……我也不知道啊!他那天喝醉了,趴在我身上还没弄几下,就睡着了!”

      张有才闻言,顿时一愣,但还是低沉道:“那然后呢?”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啊!”刘小翠撅着小嘴,委屈不已。

      “那他是怎么死的?”

      “他睡着睡着就死了啊!”

      对于刘小翠的言论,张有才自然不信。大哥虽然体胖,但身体还算康健,有岂会无缘无故离世。

      他猛地一把抓住刘小翠的脖颈,便一把将她提了起来,恶狠狠道:“哼,你死到临头!还不说实话?”

      “我……我说得句句……咳咳……属实!”刘小翠被掐的面红耳赤,呼吸猛地上不来,便昏厥了过去。

      “哼,若是查不清我大哥死因!你们统统都给他陪葬!”

      张二爷发火,众妇人皆寒蝉若禁,唯有大夫人敢不畏其威,插上一句:“叔叔,莫怒!你看这个是什么?”大夫人说着,便递给张有才一幅画。

      接过画卷,张有才缓缓打开,顿时双目圆瞪。

      “这画上的人,是大哥?”

      灵前送画,是遗像吗?

      “那送画之人呢?”张有才猛地将手中画卷一甩,直接凌空挂在了灵堂之上,正好和棺材对齐。

      “把人带上来!”一管事随即一个招呼,下人便将那送画的伙计带了上来。

      “饶命啊!这可不管我的事啊!我只是个跑腿的!”原本送画的伙计将东西送到,他正准备喜滋滋的拿着二两银子离开时,谁知却被张家人当场给扣了下来。

      “放心!只要你说实话,我便不会为难你!”张有才缓缓走向那伙计,将手伸到脖颈上,一边作了个抹脖子的动作,一边阴狠道:“不过,你若是说假话。那么……”

      “放心!我,我说实话。保证句句属实!是一个少年和老头……”送画的伙计跪在地上,双腿忍不住得颤抖着。

      “一个少爷和老头?”张有才闻言,顿时双眼微眯了起来。

      “大哥,你说他们会不会是……”张有才身旁一男子突然道。而另一个,也随之附和道:“刚才路上的那一老一少?”

      “是他们?”张有才摸着小巴,若有所思起来,“可他们又是如何行凶的呢?”

      张有才说着,便缓缓推开了张有德的棺材,开始仔细查验尸体。

      大哥身上既无内伤,也无外伤。看口鼻,也不像是中毒。

      沉思良久后,张有才猛地起身说道:“先别发丧,将尸体运往黄石县。然后,再将那小妮子关起来。”

      张有才出身捕快,他大哥张有德死因不明,自然要让县衙的仵作帮忙查看,而那张小翠乃案发现场的唯一目击人,肯定存在重大嫌疑。

      “老宋,老李,你们跟我来!那一老一少骑着黄牛车,肯定走不远!”

      张有才乃雷厉风行之人,在简单安排一番后,他便带着两个跟班又出了清风镇。

      待张有才离开,一帮妇人皆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哎,这家产又分不成了!

      哎,看来,改嫁难喽!

      ……

      不会儿,便犹如虫鱼般散去,只有大夫人依旧跪在灵堂前。

      然而,就在其余人刚走,一管事便悄悄来到了大夫人身边。

      “大夫人,那小妮子怀孕了!”管事小声禀报道。

      “什么小妮子?”

      “就是十八姨太太啊!”

      “什么?”大夫人闻言,顿时一愣。

      那管事突然目光一冷,便阴狠道:“要不要,我找人把她……”管事说着,便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混账!那可是她可怀着我张家骨血!”

      “可是,她才过门啊!又怎会……”

      “哼!你还不知,那死鬼的秉性吗?哪个姑娘,他能等到过门才碰身?”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你记住,她刘小翠生是张家人,死是张家鬼!她的孩子,就姓张!”

      为了张家有后,大夫人也只能将错就错,留下这个孩子。

      ……

      ……

      数天后,张府的一间偏房中,刘小翠正依偎在一个男子怀中。

      “大山,我们有孩子了!”

      “嗯!”

      “你给他起个名字吧!”

      “那就叫翠山吧!”

      “大山,我们何时才能离开张府啊!”

      “再等等!等这阵风声过了!”

      一对苦命鸳鸯正苦中作乐,计划着他们的未来。

      然而,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的一举一动始终在别人的监视下。

      窗门外,一个妇人缓缓走过。

      哼,就让你们这对苦命鸳鸯再缠绵一段日子!一旦我张家有了后,那就是你们生离死别之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