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开普勒

    《亲爱的开普勒》

    占领萌亚关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梦是生活的延续。

      郡主长发飘飘,亭亭玉立,大红的霓裳,粉红的长衣,油纸伞的手修长而挺立,若隐若现的面由,一双英眉炯炯有神,轻轻一舞,满塘的荷叶随着风儿摆动,微风儿吹起的长裙下洁白的玉足踏着碎步缓缓展开,荷花轻轻点动,花瓣悄悄洒落……

      关外郡主王姑娘来蜀都比武招亲,有“小五虎上将”之称的赵开云、马小超、黄仲鑫、关帅、张兴五人齐出马。报名阶段西北何一刀因有两个老婆注册在案,被无情淘汰,已婚者被发现三十八名,其中重婚者十八名,已婚有外遇者八名;有长相奇丑者,体重过肥者,身材矮小者,均未能成功登记在案。

      初选关,为以一敌多,多人一马当先,如入无人之境,最出风头的莫过于张兴一声晴天狮子吼,小兵纷纷倒地不地,竞不是一合之众。

      淘汰赛阶段,长胡子关帅一把大刀插入大地,通背拳王严小虎尚未出拳已经虎口裂开主动投降,引来一阵嘘声。西北歌者王杰遇到了以灵活见称的黄仲鑫,一个个大范围音爆均未能建功,仲鑫只是反手一只只手里剑,闪躲射,闪躲射,闪躲射,最终轻松拿下比赛。

      淘汰赛阶段最精彩的莫过于同门枪王之战的马小超与赵开云,比赛尚未开始,双方已经开始飙起了垃圾话,两人曾经因为同是铁枪门的小师妹大打出手,双方在蜀都南门大战三百回合不分胜负,而那一战后,小师妹远嫁他乡,无人知其原因,也无人知其踪迹。马小超凤凰枪左手为凤,右手为凰,双枪快如闪电,如同一团燃烧的火云从天而来,而赵开云使得一手雷龙枪,一力降十会,七进七出,两者打得舍难分,再一次打得飞沙走石,难舍难分,最终马小超因为速度太快,冲得太急,不一小心没有刹住车出了比赛红线,遗憾败北。

      四强赛,赵开云对阵黄仲鑫,关帅对张兴。关帅对张兴这一轮人气最旺,有人开赌,赌金竟然达到十万两之巨,关帅对张兴赔率为1:1.2,张兴对关帅赔率为1:1.15。大刀对长矛,拒说,关帅大刀有百米之巨,可力劈华山,张兴长矛亦有八十米,可直刺苍穹,两者之战如同天雷勾动地火,山崩海啸,动山山摇,如疾如风,如痴如狂,没人知道发生了,烟雾散去,两人大刀与长矛竞被抛弃一旁,赤身扭打在一起,关帅的脸红得好像要燃烧起来,胸肌战战发抖,看者都为之动容,张兴亦不落下风,打得有来有回,最终两人竞同时落下擂台,下台时竞赤身相拥,坦诚相见,久久未能分开。观众惊讶过后,赌票者纷纷要求退票,还有不少于惊讶于关帅与张兴是否有龙阳之好。庄家通杀,庄家通杀,庄家通杀。

      “有猫腻,打假赛!有猫腻,打假赛!退票,退票!!!”

      赵开云与黄仲鑫的比赛就显得有点无聊了,一个追一个跑,一个停一个偷袭,赵开云长枪够长但是没有长箭射得远,而黄仲鑫是个机灵鬼,一直跑一直跑,一路放风筝,回手掏啊回手掏,先前与马小超一战本就体力不多的赵开云又停了下来,黄仲鑫竞开始飙起了垃圾话:

      “赵开云,你打不过马小超,抢不过小师妹!“

      “赵开云,你师父喜欢马小超,不然为何掌门不给你?”

      “开云小儿,你的小师妹不要你了,你真好可怜啊”

      “啊……”赵开云竞吐血三升,倒地不起,黄仲鑫赢。。

      观众席传来一阵阵嘘声。。。

      “承让了,承让了”黄仲鑫拱手作揖一圈。

      “真不要脸”隔壁家三叔二婶家的小屁孩看不下去了……

      没想到,黄仲鑫直接赢得了比赛,即将抱得美人归。

      “我反对这门亲事!”

      是王二少,人群中传来一声大吼,我正要大声叫好,屁股突然传来一声剧痛,我人已在空中,二少这比他妈的坑我!

      “我走错了,我走错了,”起身刚要离开……

      黄仲鑫拉起了他那十米长的巨弓,下一秒就将要射来。

      “慢着”一声悦耳的铃声传来,一朵红云飘了过来……

      倩影出现,从天而降,风儿一吹,面布突然滑落,郡主竞是王莹,是她,莹姑娘,曾经携手浪迹江湖,曾经一起出生入死,曾经……我似乎看见莹眼角湿润了起来。

      “张小强,你个怂货,连喜欢老娘都不敢说出来,可敢接我六字真言?不然休得离开!否则,杀无赦!!!

      “我,我,我”望着那熟悉的脸庞,那英姿飒爽的她,我无言以对,往事如风,割裂着我的心,撒扯着我的记忆……

      真言风——浪迹天涯,刚刚认识的时候那会儿的风如此的温柔,一同浪迹天涯,我全身止不住地颤抖,

      真言雨——情谊绵绵,温柔的你,细心的你,含眼脉脉的你,清晨的雨下,同一把伞下,我悲痛地吐出一口鲜血,

      真言情——爱恨无双,我们之间有了爱,而师门之间的仇恨却如同水火,止不住的鲜血,吐不完的悲痛,

      真言永——时光煮雨,那时的我们悄悄躲了起来,在无人知晓的山谷隐居,过着两小无猜的生活,我长发飘飘竞全白了头,

      直言断——离别情殇,终于仇家找上了门,师门一个个师兄弟死去,不得不离别,抓不住你的手,我出家成了和尚,瘦如枯骨,

      真言绝——海枯石烂,那一天收到你家门的信息,你早已嫁人了,而你得到我的消息竞是我死了,我跪倒在地上,生不如死

      六字真言——风雨情,永断绝,我的泪水止不住的流,无力看向郡主,而莹姑娘的面貌又渐渐变成另一个人熟悉的样子,是洁姑娘,啊,是洁姑娘,风继续吹着,那面容又成了莹姑娘,啊……不对,不对,好像哪里不对,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这不是真的!!

      梦醒了,原来,这是一场梦啊,对哦,王莹要结婚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