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国炼气士

    《秦国炼气士》

    一个人的故事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大军在缓缓的后退着,金军在追击着。

      顿时之间,本来混乱的军营,再次混乱着,几乎要放羊。

      项羽看着,就是丢人败兴。

      想要上前指点一下,教一下这个韩侂胄如何打仗,打仗手艺太差了,可想想还是算了吧,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多数没有好下场。

      “杀。”

      这一刻,王重阳穿着厚厚的战甲,好似战神一般,率领着一千兵马,冲杀过去,拦截着金军的围攻。

      这位重阳真人爆发了。

      杀杀杀。

      好似火焰燃烧一般,这位重阳真人浑身真气闪动着,长枪不断闪动着,或是刺杀,或是挑动,或是横扫,只是一个冲锋,就是凿穿金军兵马。

      可很快,有着金军将领挥动着旗帜,围杀而来,好似剥洋葱一般,围攻着王重阳率领的一千兵马。

      顿时,越打越少,局势越发的不利。

      杀杀杀。

      金军步步围困,步步围杀,渐渐的只剩下王重阳一人了。

      项羽说道:“韩大人,出手吧。”

      “不可。”韩侂胄说道:“那里有伏兵,一旦出动,会中了金军的圈套。”

      项羽无语了。

      何为战争?什么三十六计,孙子兵法,都是假的……真正的兵法,只有一点,敢于向敌人亮剑,狭路相逢勇者胜。

      项羽叹息道:“大宋不缺乏聪明人,就是缺少蠢货。你不去救,我去救。”

      说着,身形闪动,一步之间已经在百米之外。

      又是一个闪动,手中出现了一把宝剑。

      此剑,名为太阿剑。

      刷刷。

      催动着太阿剑,项羽一剑斩杀而出,顿时一个金军士兵被斩中,身躯撕裂为两片。又是一步踏出,一剑斩杀在金军士兵的脖颈上,顿时脑袋飞起,又是一个金军士兵倒下。

      杀。

      杀。

      项羽沉着冷静,一步步上前,好似战神一般,好似杀神一般,一切种种皆是消失而去,唯有简单的挥剑,然后斩杀。

      招数简单而直接,没有丝毫技巧可言。

      至少,程咬金还有三斧子半,可他只有简单的一招。

      不论敌人有多少变化,多少杀招,有的只是砍砍砍。

      砍杀在战甲上,战甲碎裂,身躯被撕裂;砍杀在腰部,身躯碎裂为两片;砍杀在战马上,人马俱碎裂。

      一步一战,一步一杀。

      铛铛。

      这时,一把长矛刺杀而来,刺杀在项羽的身躯上,结果皮肤好似牛皮一般坚韧,好似沼泽一般细滑。只是皮肤微微抖动着,就是卸掉了多数的力道,就是将长矛滑在一旁难以伤及其分毫。

      这时,又是一把长剑刺杀而来,可肌肤运动着,立刻卸掉力道。

      又是无数的箭射杀而来,项羽身形运转着,立刻外衣变得精铁一般加固,微微一抖外袍,立刻箭羽落下。

      战场上拼杀,又是与江湖比武较量,江湖上武者较量,比拼的是技巧,闪展腾挪绵软巧;可战场上人挤人,地域狭小,根本没有活动空间,没有躲闪空间,面对攻击很多时刻只有硬抗。

      这种差距,造成了很多江湖武者,不适应战场厮杀。

      所谓的江南五绝,面对蒙古一千多士兵围杀,几乎丧命,就是这个道理。

      项羽没有战甲,却是修炼牛魔大力拳,淬炼自身的皮膜,导致皮膜坚韧至极,可抵挡小口径步枪射击。

      一般的弓弩射杀在身躯上,根本奈何不得。只要不是被床弩射中,几乎奈何不得。

      只要在战斗当中,避开眼睛等要害,一般的伤害根本奈何不得。

      战斗在继续着,杀戮在继续着。

      一秒一个,六十秒六十个,十分钟后,已经有六百多金军士兵倒地,可项羽却丝毫不喘气,已经杀到了金军的中央。

      在军阵中央,战马已经倒在了地上。

      可王重阳还是在拼杀着,可真气耗尽了七七八八,陷入重围当中,面临绝境,似乎支撑不住了。

      “云龙兄。”

      王重阳说道。

      “哈哈,重阳兄不要多说了,杀出去再说吧。”项羽淡淡道。

      就在这时,战马响动着,一匹快马杀到了金军中,快马之上,正好是林朝英。

      “重阳,快上来。”

      林朝英说道。

      “我们一起走。”王重阳说道。

      “你们先走一步吧。”

      项羽淡淡说道:“今天本尊,要成为千人斩。”

      说着,又是一步上前,斩杀一个士兵。

      王重阳还要说什么,却是被林朝英拉住,上了战马,向着西方突围而去。

      “杀。”

      “杀。”

      项羽还是保持着节奏,一步一杀。

      十分钟后,又是倒下了八百士兵。

      一个小时后,倒下了三千六百多士兵。

      地上到处是尸体,四周的金军士兵却是心神颤抖着,有着畏惧,下意识的后退着,有着畏惧,有着不安。

      “他不是人。”

      “他是魔神。”

      “连续激战了半个时辰,为何还没有疲惫。”

      “这不是人。”

      “他刀枪不入。”

      士兵在畏惧着,在远处一些金军将领也在惶恐着,在不安着。

      “他不是人。”

      完颜亮不安道,浑身汗水,“大宗师,也不会这样强大。”

      在北方,在都城的时刻,他也时常遇到一些武林高手的刺杀,其中有宗师,还有大宗师等。

      那些顶级武者,攻击力强大,战斗力强大,可持久力却不足。

      强大的战斗力,来源于真气,一旦真气耗尽,武者的战斗力就会尽数消失。

      只要上百的士兵,身上披着甲衣,围攻向宗师,宗师在杀死几十名士兵后,也会真气耗尽被杀死。

      大宗师持久力强大一点,可面对上千的士兵围杀,也只能靠着速度,撤离而去。一旦陷入大军围攻当中,也会真气耗尽而亡。

      可眼前宋人,陷入大军围杀当中,不断斩杀着,激战当中没有华丽的招数,没有绚丽的真气攻击,有的只是简单的砍杀。

      一次次砍杀,每次劈杀在金军士兵身上,人甲碎裂,化为两截。

      连续激战砍杀一个小时,斩杀三千多士兵,可节奏丝毫没有变化,丝毫没有疲劳的样子……这还是人吗?

      就在不安的时刻,那个宋人却是身形闪动着,向着西北突围而去,所到之处,四周的金军士兵下意识的让开道路,似乎欢送他离去。

      刷刷刷。

      身形闪动着,只是几个呼吸,那个宋人就是消失而去,离开了金军。

      金军就这样看着,却是无人去追杀。

      ………

      PS:第三更到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